豫時

【全職】[周葉ABO-覓見] 8

  

先更一小章,最近忙了點。

這章沒什麼周葉互動,父女+興欣眾人出場,算個過渡橋段。

在學校顧了一個禮拜的活動好不容易結束了讓我喘喘氣先。

  

  

!例行性警告,詳閱!

全繁體。

此文包含以下屬性:

劇情為主採用的ABO設定,年齡操作,有點OOC,我流私設,有生子(但孩子為原作中人物,混亂的人物關係,混亂的時間條,大私心產物,偶爾惡搞,可當原作平行架空那啥了,BUG很多。

  

文中不太解釋ABO此設定,老實說我不大擅長說明這東西。

  

!慎,不適請迴避!

   

再補充幾點:

 ※周(A)葉(O)年齡相近,小周待訓練營時,葉修還跟傘哥滿世界搶BOSS來著。

 ※說是ABO但H的成分不多,如上頭標的劇情為主

 ※雖然沒十年但葉修依舊早出道,依舊回家偷他弟身分證謊報年齡,依舊是個前輩,算是把在嘉世的時間稍微縮短了。

 ※沐橙是兩人的娃,裡頭沒有原來的第一美女和最佳搭檔,倒是有小美女和最佳父女。

 ※傘哥依舊是遺憾的傘哥,這篇是周葉謝謝。

 ※本文受到皇飞雪大人的【韓張-不可說】啟發,不好意思艾特本人,只好這樣偷偷推文了。

  

  

  

上面長篇大論都佔了幾百字了,各種警告已貼出,看文看到生氣可別跑來抗議啊。

    

    

  

  

別急啊,莫嫌這章無滋無味,下一章會把葉神那兒的想法交代清楚。

另外,預計在台灣七月的全職場出這本,肯定在五六月把它完結。

網路上會把正文貼完的。

  

  

  

  

  

  

  

我一直在想,包子既然叫葉修老大,那老大的女兒他會叫什麼……

困擾,求解答。

  

  

  

  

  

  

  

  

  08

  今天葉修被沐橙幼稚園的老師找去了。

  年輕的女老師招呼他坐下,先是慣例的誇獎孩子,接著從一疊紙裡抽一張出來。葉修認得那是沐橙上禮拜的作業,還是在訓練室裡完成的。

  「她這次的作業讓我有些擔心,所以才特別找您來談談。」

  老師擔憂的指著圖畫紙,葉修這裡只看得到圖的一半,沒什麼問題,小姑娘畫的千機傘還挺神似……哎,千機傘?

  「葉先生,沐橙她向來是班上最乖巧的孩子,每回的表現都很優秀,還是這次畢業班的模範生……交出像這樣的作業是頭一回,是不是家裡發生什麼事影響到她了?」

  老師叨叨絮絮這年紀的孩子比較敏感、希望他多關心孩子、不要讓她接觸太暴力的東西等等,葉修等到她說完才拿到圖畫完整看了一次。

  沐橙畫圖向來乾淨簡單,總挑些軟軟暖暖的顏色來抹。但是手上這張卻充滿了各種強烈紛亂的線條,有幾筆看得出來是孩子自己認真抹出來的,其他有些明顯勾勒出角色,也有描的亂七八糟的塗鴉,整張圖畫的是興欣戰隊全體拿著角色武器的樣子外加沐橙自己。

  葉修用帳號卡想都知道肯定是有人幫小姑娘畫作業了。

  而且還不只一個。

  他向來沒想要求沐橙在學習上表現得多好,只要是她自己努力完成就算遲交也不打緊,他都會在旁邊陪著。所以這還是第一次看沐橙找人幫忙完成功課,肯定是他去輪迴不在的時候發生的,難怪小姑娘那幾天特別愛撒嬌。

  葉修最後只和老師說好會注意孩子的情況,捲好圖畫紙離幼稚園放學的時間不遠,索性等著沐橙一起回去。

  「知道了?」

  「全知道了。」

  小姑娘梳著公主頭和好朋友們道別,甫出來就拉住他的手。葉修瞧她一臉知道老師把自己叫來為的是什麼事,捏捏那小鼻子要她回去說。

  網吧門口老闆娘已經等在那裡了,還假裝沒事的拿條抹布要擦玻璃。葉修牽著沐橙直接悠閒地走上二樓,那邊包榮興已經風風火火的衝過來。

  「老大回來啦!怎麼樣?就說有咱們全部人一起幫忙,作業肯定是最高分!我畫的板磚和包子最像啦!」

  「包子!」

  葉修見他們一個個弄得緊張兮兮,只是擺了擺手把圖畫紙攤開。

  「我就問問你們有誰畫了?」

  「我我我!」

  「畫了。」

  「早說了老夫出手肯定是大作!」

  算一算,居然每個人都有份。

  葉修挑著眉又看了一遍手裡的圖畫,蹲下身和抓著他衣角的小姑娘平視。  

  「有什麼想說的沒有?」

  「是我不對,沒有自己畫圖。」

  沐橙看著他,兩隻小手也沒放開,微微垂下頭。陳果本來心裡還有些發虛,葉修堅持讓孩子自己完成的本意她是知道的,但看小姑娘現在這樣她可心疼壞了,忍不住就插嘴。

  「你別怪沐沐!是我要他們幫忙的!還不是老師出的題太刁難,沐沐想半天畫不出來,我才……」

  功課的題目是「我的家人」,每個人小時候肯定都畫過的系列之一。可對沐橙來說,那些「我的爸爸」、「我的媽媽」、「我最喜歡的人」拿來作畫的對象全是葉修,她不懂老師為什麼總愛他們畫同樣的人。

  這次她一樣很熟練的把葉修畫上去,隔天她到了幼稚園,許多人已經拎著畫紙興奮地嘰嘰喳喳。幾個看到她來立刻就圍上,四五張圖展開搶著指給沐橙瞧:你看這是爺爺、這個這個是我姑姑和堂哥阿姨、表哥而且老師最愛出的其中一種畫的千機傘還挺神似的、我畫了爸爸媽媽還有小黃!

  「沐沐,妳呢?」

  好朋友輪流解說完,好奇的等她拿出自己的圖。沐橙想到書包裡的圖,吐了吐小舌頭。

  「我還沒畫完呀。」

  老師在說故事的時候,她一直想著自己還能畫上誰來陪陪葉修。

  葉修那天已經飛到S市,陳果在網吧裡忙,還是唐柔去接她回來的。把圖畫紙擺在桌上,沐橙滾著蠟筆半小時沒動,替她拿點心來的唐柔覺得奇怪,問了才知道她在煩惱,一時間也只能陪著她。陳果後來上樓,也只是加入他們的思考行列。最後是包榮興跑過來湊熱鬧,聽完情況,一把抄起了蠟筆,嗖嗖嗖的一只包子入侵就被塗在了畫紙上。

  陳果被他嚇傻了,還是沐橙立刻反應過來舉起自己的圖畫紙笑著直呼好像,包榮興得意回了一根大拇指。

  「這有什麼難的?老大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不客氣啊,老闆娘,換妳!」

  陳果眼睜睜看著沐橙忙著給葉修加上千機傘,包子擔當指導。唐柔輕輕拉了一把,悄聲說這不是挺好的嗎,整個興欣就是一家人。

  「不管了!包子說的對,大家都來畫吧!」

  陳果於是叫來其他人發筆,還畫得挺高興,壓根兒忘掉這是要交給老師的作業。所以陳果發現葉修接到老師的電話出門以後整天緊張得團團轉。

  「真被扣分啦?」

  葉修正研究包子的畫功,發現還真不得了,轉頭看一群人等著他發話。

  「沒,不過重新畫一張倒是真的。」

  來吧,老爸陪妳。葉修揉揉小姑娘的頭髮,父女倆到一旁努力去了。

  沐橙吃著葉修給他剝好的瓜子肉,手裡照著原圖的架構塗塗抹抹。其他人繼續忙訓練,而陳果找了空框把退回來的圖畫裱上,就掛在訓練室進門看得見的地方。

  葉修剝了一整碗的瓜子,手痠呢,眼看沐橙把興欣戰隊全畫上了,卻留個空缺像是少了誰。

  「畫完了?」

  沐橙對著他思考,歪著頭摸了摸那片空白,說再一會兒。

  到了十點鐘,沐橙已經上床睡覺,圖畫紙被她小心的捲在畫筒裡。葉修替她蓋好被子,順手把畫抽出來,開了客廳的小燈。

  原來保留空白的地方被補上一個戴著禮帽的神槍手,相對的另一邊是拿著千機傘的他,兩人中間站著笑容燦爛的小女孩。

  葉修點燃菸,細看這一下子就豐富起來的圖畫。陳果經過到廚房倒水,裝了兩個杯子回來,她有很多問題想問,但葉修淡然的樣子讓她開不了口,糾結全寫在臉上。葉修捻著菸,無奈地把視線轉到她身上,說老闆娘想說什麼就說吧。

  「沐沐告訴我你早知道那個人是誰了,是真的?」

  「哦,是啊。」

  「既然知道了,那就去找他啊!」

  「找到他,然後呢?」

  葉修漫不經心的回應,讓陳果來了氣,沐橙那麼小,還渴望擁有一個完整的家,這當爹的卻一點感覺都沒有。

  「告訴他啊!告訴他你就是當年的Omega,告訴他你們有個這麼可愛的女兒!」

  葉修直直盯著她,氣氛有些沉凝,然而葉修驀地彎起嘴角笑了。

  「老闆娘,妳是不是認為我很自私,不想去攤這個麻煩?」

  陳果氣得不想搭理他,葉修也習慣了,逕自接著問。

  「把事情都告訴他,然後呢?再來的事,老闆娘妳想過沒有。」

  然後呢?

  葉修想了很多遍、很多遍這個問題的答案。

  

  

  

  

TBC...

  

评论(27)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