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時

【全職】[周葉ABO-覓見] 5-7

!例行性警告,詳閱!

全繁體。

此文包含以下屬性:

劇情為主採用的ABO設定,年齡操作,有點OOC,我流私設,有生子(但孩子為原作中人物,混亂的人物關係,混亂的時間條,大私心產物,偶爾惡搞,可當原作平行架空那啥了,BUG很多。

  

文中不太解釋ABO此設定,老實說我不大擅長說明這東西。

  

!慎,不適請迴避!

   

再補充幾點:

 ※周(A)葉(O)年齡相近,小周待訓練營時,葉修還跟傘哥滿世界搶BOSS來著。

 ※說是ABO但H的成分不多,如上頭標的劇情為主

 ※雖然沒十年但葉修依舊早出道,依舊回家偷他弟身分證謊報年齡,依舊是個前輩,算是把在嘉世的時間稍微縮短了。

 ※沐橙是兩人的娃,裡頭沒有原來的第一美女和最佳搭檔,倒是有小美女和最佳父女。

 ※傘哥依舊是遺憾的傘哥,這篇是周葉謝謝。

 ※本文受到皇飞雪大人的【韓張-不可說】啟發,不好意思艾特本人,只好這樣偷偷推文了。

  

  

  

上面長篇大論都佔了幾百字了,各種警告已貼出,看文看到生氣可別跑來抗議啊。

    

    

  

  

老實說,首發的熱度真嚇壞我和我的小伙伴了。

剛開始有些不知道能否回應這麼多人的喜歡,最後發現不過是自己想太多。

反正我就繼續寫了,照著自己的步調寫。

謝謝你們喜歡,如果能繼續喜歡的話也非常感謝。  

  

  

  

  

  請。

  

  

  

  

  

  

  

  05

  「你們不覺得……隊長今天特別高興嗎?」

  「原來你也這樣覺得!我還以為是幻覺來著!」

  「有啊有啊、感覺那什麼,嗯,不會說。」

  「我覺得和平常沒兩樣啊,你們怎麼看出來的……」

  輪回訓練室裡,進行晨訓的幾人在發現隊長今天的異樣後,瞅了個休息點,湊在一塊兒開小會議。

  其實也不過就是今天的隊長特別有精神,沒有平日那股早晨呆氣。

  還透著股幸福氛圍……在敲鍵盤。

  「隊長這看起來像是談戀愛了。」

  身為眾男性當中唯一脫離單身行列的方明華,再三檢視坐在位置上的周澤楷,凝重地投下炸彈。小會議沉默數秒,才壓低聲音紛紛爆開來。

  「求詳細啊!哪個妹子這麼幸運!」

  「肯定是個美女吧?隊長那張臉尋常人可不敢高攀。說不定還是副隊的親戚,要不怎麼聽得懂隊長告白呢!」

  「哦哦哦告白!」

  「說真的隊長會告白嗎……」

  「管他的,隊長總算是開花啦!」

  「開什麼花!隊長可是個頂尖的Alpha,要開也是開別人的花。」

  「……」

  「……」

  「……」

  「未必是個妹子啊……」

  嘛、輪回戰隊今天也很溫馨。

  作為話題主角的周澤楷仍認真進行今天的訓練菜單,全然沒有注意到開起小會議的隊友們各種猜測。

  他讓一槍穿雲快速的跳上層層疊疊的旋轉石階,操作精準且迅速,靴子蹬在灰色石面上的音效答答答透過耳機傳過來。

  周澤楷的狀態很好,訓練的分數比平時更漂亮。他先停下休息,倒杯水,順手把手機拿出來開了通訊軟體。

  昨天的聊天紀錄停在那裡,沒有更新,他看了很久,嘴角忍不住微揚,帶點傻氣。在自己習慣的晚安問候後頭,難得印著條來自葉修的回應。

  「晚安啊小周,明天見。」

  明天見三個字,就讓他像要出門遠足的孩子雀躍一整晚,期待著「明天」。

  但多半就只是和平常一樣,看著前輩上線,然後發出自己的問候,大多等不到回應,或者……周澤楷放下水杯,再次操作一槍穿雲動作起來。

  或者還可以期待一下前輩的回應。

  他深吸口氣,壓下震得極響的心跳。

  

  周澤楷覺得自己的心跳快到要爆炸了。

  他和江波濤站在辦公室門口,看著裡頭笑吟吟的經理和葉修,後者點了輪迴的正副隊長,率先打了招呼。

  「葉神好。」

  周澤楷震驚得只記得傻笑,聽到身旁的江波濤開口,動了動唇,還是只有一彎完美的弧度。他恍恍惚惚的,腦袋裡轉了一上午的東西又冒出頭來。

  「還是不愛說話哈!」

  葉修也笑著,眨眨眼睛,回過頭去和輪回經理說話。

  「明天見。」

  原來前輩說的「明天見」真的是「明天見」的意思。

  周澤楷安靜地跟了半程,知道葉修是來賣技能書獲得密技的,雖然沒說話,已經大嚇過一次的腦袋又被小嚇了一把。

  在葉修和經理開始進行商業上的討價還價之前,他就和江波濤離開了。帶上門,他又往辦公室裡看一眼,只見葉修背對門口,懶洋洋的坐姿。

  「沒事吧?」

  江波濤感覺他有些恍神,不著痕跡地順著周澤楷的目光,然後再不著痕跡地收回來。

  周澤楷搖頭,兩個人一起走向訓練室。

  「葉神要來的事,隊長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不……」

  雖然前輩跟他說了……周澤楷對自己沒有理解好訊息有些挫敗。

  沒想到隊長會因為自己一句話弄得低沉下去,江波濤趕緊轉移話題。

  「聽杜明他們說,你今天早上特別高興,發生什麼事?」

  周澤楷眨眨眼,一副記不起來自己早上做了什麼的樣子。

  江波濤想到幾個傢伙鬧騰得歡,同室的隊長居然一點感覺都沒有。

  「他們鬧著說你談戀愛了,跑來問我對象是個什麼樣子。」

  周澤楷停下腳步,呆呆地看江波濤。

  本來只是說來笑笑的江波濤沒有料到是這種反應,立刻擺正了態度。

  「不會是真的吧?」

  榮耀第一男神的臉慢騰騰的紅起來了。

  江波濤擺平自己澎湃的內心後,一陣欣慰。他們的隊長總算是開花、呃不……開竅了。

  「隊長別緊張,談戀愛是好事啊,看看方明華結婚前幸福的樣子。怎麼樣……在一起了嗎?那告白沒?」

  周澤楷連續小幅度的搖頭,感覺自己的臉熱辣辣的。

  「還沒告白不要緊,我們都會幫忙的。對象是怎麼樣個人?」

  面對自家副隊長鼓勵的眼神,周澤楷猶豫了很久才放下。

  總會被他知道的。周澤楷這樣想。

  「隊長……這事兒你不開口我真的理解不能啊。」

  面對自家隊長充滿言語的眼神,江波濤心中有堵牆,自己就是再理解人心也沒進階到可以從眼神就得知對象的任何資訊。

  ……要是能他還用得著問嗎。

  「隊長?」

  周澤楷轉頭,江波濤跟著轉過去。

  「……隊長?」

  兩人的目光黏在走廊底端的經理辦公室,江波濤在沉默中打冷顫。

  「呃……經理?佟前輩?不對,他早就回技術部了,哈哈。」

  周澤楷抿著唇,看得自己的副隊長毛骨悚然。江波濤再乾笑不出來,最後才磨磨蹭蹭的把最不想說的名字擠出來。

  「葉秋前輩?」

  「嗯。」

  周澤楷點頭,還說話了,別開發燙的側臉。

  江波濤突然不想懂周澤楷的心了。

  

  

  

  

  06

  經理辦公室裡的商談僵持天黑才宣告暫停,雖然輪回方面還沒有確切結果,對興欣來說交易方如此慎重考慮也不算壞事。

  盤算著晚餐該吃什麼的葉修慢悠悠的走下樓梯,這會兒比裡頭傷透腦筋的輪回經理顯得輕鬆無負擔。才剛把褲袋裡的菸盒掏出來,就看到大門口輪回的正副隊長站在那兒。

  「唷、小周小江,還沒去休息?」

  葉修有些意外他們出現在這裡,揚手代替招呼。

  「和隊長討論事情耽擱了點時間。前輩現在才要離開?」

  「可不是?累死哥了,耗上大半天還不下訂單,你們經理可真是難纏啊。」

  葉修雙手插在口袋裡,嘴裡說著,臉上的疲憊表情卻不是一個下午逼出來的。江波濤也只是聽了笑笑就過,經理難纏對戰隊好啊。

  「吃……」

  周澤楷突然出聲了,惹得兩個人回頭聚焦在他身上,結果話尾自動掐斷。成為焦點後,薄型的唇又貼在一起,黑黝黝的雙眼讓個帥哥看著有些無辜。

  關在辦公室那麼久不知道有沒有吃東西……周澤楷緊張的看著自己的副隊長。

  「隊長的意思是問前輩吃過了沒。」

  江波濤接收到求救訊號,知道隊長多半是擠不出完整句子來了,幫忙翻譯末了他又多加一句。

  「要是還沒就一起去?」

  聽到副隊長的補充周澤楷眼睛都亮了,葉修的眼睛也亮了,想也不想就立刻答應下來。

  有現成的兩個地主帶路,這下連晚餐都不用愁。

  三個人走出輪回俱樂部,葉修大方地翻出根菸,怕菸味薰著人刻意走離輪回二人身後一段距離。

  他抽著菸,深吸幾口,嗆辣的氣味壓過周遭的空氣,胸口的躁動也緩和了點。S市今天的天氣濕潤潤的舒適,走起路來輕快不少。葉修慶幸著來之前發情期便已過,要不根本走不出那幢Alpha比例深重、對一個未被標記的Omega來說過於險惡的大樓。

  也虧得江波濤能夠在輪回俱樂部裡當上副隊,一個Beta要幫忙周澤楷領著一群天生領導者的Alpha小子該是多抗拒天性的事?就是能力再優秀也肯定下了不少功夫。葉修這時略過了自己──本來應該很柔弱的Omega給人家當上了嘉世隊長──忙著替江副隊感到辛苦。

  到附近的飯館,江波濤「臨時」接了通電話,表示必須先回去處理,道過歉便直接把晚餐打包帶走,留下葉修和周澤楷兩人。

  被副隊長有意拋下的周澤楷心惶惶,飯是乖乖吃著,就是顯得侷促。葉修隨意撿話題和他聊,不管有沒有回答他也能說得開心,一頓飯也不至於太沉悶。

  情況就好像和在網路上聊天的時候顛倒過來。

  一個逕自發送話語。

  另一個久久才有一次回應。

  「小周,S市有什麼特產沒有?」

  葉修把玩著打火機,想再抽點,盯著牆上的禁菸標誌表示手癢,只得找點別的事轉移注意。

  周澤楷楞了一下,腦袋裡浮出幾樣特產,點頭。

  「那行!帶哥去瞧瞧。」

  葉修站起來,快步出了飯館,等周澤楷跟上時,菸已經拈在手裡。

  對著又把自己籠罩在一片煙霧裡的葉修,周澤楷輕輕皺眉,戰隊裡不是沒人抽菸,但沒有誰像葉修抽得這麼兇的。

  「前輩、多……不好。」

  葉修難得從周澤楷嘴裡聽到這麼多字,卻是勸他少抽點菸,一時哭笑不得。

  「哥有分寸呢,現在我們該往哪兒走?」

  指了個方向,兩人一前一後的跨過馬路。葉修說煙味重要周澤楷先走,卻發現不管他是否刻意拖慢,彼此的距離仍是近得可以。

  「小周啊……」

  「到了。」

  本來想說話的葉修把短短的菸頭熄掉,前頭的周澤楷聽到葉修喚他正疑惑地望著他。

  「沒事。」

  葉修揚揚手,拍了把他的肩走進店裡。

  周澤楷沒有立刻跟過去,站在店門前險些給人當活招牌。

  前輩拍過的肩頭暖暖的,熱得他心裡有些發癢。

  

  「小周啊,幫我看看哪樣甜?最好是小姑娘一眼看了就會喜歡的。」

  葉修左右手各拿一盒在比較,在陳設櫃前挑挑揀揀,周澤楷找到他的時候整個人正煩惱。

  雖然他不是第一次到S市,但為了比賽來哪次不是直接進酒店就是進體育館,要挑東西帶回去還真有點難度。再說,不只是S市,葉修那個性子去到任何的城市,只要有台電腦和帳號卡哪管自己人在哪裡,頭一埋就和榮耀女神相親相愛去了。

  身為地主的槍神大大到後面櫃子裡揣了兩盒端在手上,轉身回來時還有幾分展館模特的風範,讓店裡的女性顧客一回神就往剛才他拿的陳設櫃擠。

  葉修暗自咋舌,周澤楷站在他前面,深邃的眼睛看看手裡的名產,又看看前輩手上的,很認真地讓他挑選。

  不愧是榮耀的臉面,能把特產拿成高級精品的味道……

  葉修總覺得自己不自覺中做錯了事,趕忙垂下眼打量四盒特產,發現對方拿的包裝和自己這兩盒完全不同,把手上的擺回去改翻皮夾,領著周澤楷去櫃台結帳。

  「幫了大忙啊,知道是你挑的她會很開心的。」

  葉修提著用漂亮紙袋裝好的兩盒特產,總算是完成出門前答應過沐橙的事。

  「……她?」

  周澤楷開口問,從葉修口吻裡聽出寵溺的味道,他這個角度只看得見葉修的半張臉,淡淡的笑意讓胸口一陣捉緊。

  葉修把手放在口袋捏菸盒,率先走在前頭,路旁車輛來來往往的,燈光照得人也一陣亮亮晃晃。

  周澤楷用力眨了眨眼,試圖看清楚前方人臉上的表情。

  「告訴你可別說出去啊,哥相信你肯定能保密的。」

  他聽到葉修的聲音,跨出步伐。

  「我有個女兒。」

  

  

  

  

  07

  「我有個女兒,挺乖巧。」

  前輩,有女兒了。光是在心中覆述,絲絲的苦味就會在嘴裡漫開,用力吞嚥,卻連喉嚨都乾緊的很。一路上,周澤楷呆呆地聽葉修說話,嗓音溫溫懶懶的,儘管內容讓他聽得難受卻捨不得不聽。

  她現在在念幼稚園,快上小學了。大概這麼高,葉修把手比在大約腰際的地方。沒有要念育兒經的意思,他很隨性的敘述女兒的樣子,好似只是讓祕密聽起來不那麼單調。

  周澤楷微微低著頭,跟在葉修身後,有一搭聽著,沒一搭想著。

  是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人……

  「小周,你快撞上電線桿了。」

  周澤楷趕緊煞住腳步,抬起頭卻是一條空曠的街巷,葉修站在路口有些戲謔地笑著。

  「想什麼那麼入迷呢?」

  他急於知道是什麼樣的人能夠站在前輩的身邊,沒來得及想清楚話就這麼溜出口。

  「孩子的、母親……」

  那頭葉修沒有立即回答,低下頭,火苗擦的一聲閃爍,嗆辣氣息緩緩擴散開來。

  周澤楷心中一清二楚,他根本沒資格過問這件事。他算得上什麼?對前輩來說他就只是周澤楷,眾多後輩選手中的一個。

  霧裡輕飄飄的傳出一句。

  「就是哥啦。」

  周澤楷睜大眼睛,想知道前輩的表情有多認真

  陡然的沉默凝結,葉修叼著菸,掩飾在茫茫白霧中笑得連牙都露出來了,慢悠悠地接著道。

  「小姑娘是哥身兼雙職一手養大的,厲害唄?」

  「……」

  周澤楷遲遲沒有反應,葉修摸摸下巴,才反省自己是不是玩得有些過火了,考慮要拿一句自己剛才都在說玩笑話打混過去。

  「自己?」

  葉修愣了愣,不解地看向突然迸出這兩個字的周澤楷。一直到他又重複了這兩個字,葉修才想明白他在問什麼。

  「沒錯,自己養孩子還能難得倒我嗎?孩子小的時候是孤伶伶了點,不過現在有興欣一群人寵著她呢。尤其是老闆娘,老嫌我不會養孩子,也不想想哥之前一個人還不是把小姑娘帶到這麼大。」

  葉修神情柔和許多,小姑娘太懂事,會叫人以後除了偶爾問問爸爸的事就很少吵鬧,覺得寂寞也不會說出來。

  「至於孩子的另一個親人吧,長相不錯,腦袋也聰明,成就比哥差了一點。其實會碰上全都是個意外,年輕嘛……就是不知道他肯不肯認這個孩子,你覺得呢?」

  葉修隨口問了,周澤楷依舊沉默,他們已經回到葉修下榻的酒店,看著燈火通明的大樓,濕潤的空氣會隨著門開夾帶冷氣的清新。

  「小周啊。」

  葉修的煙快抽完了,周澤楷這回沒有打斷,攥著手心等他說。

  「我還挺感謝他的。」

  看著他眉眼柔和的彎度,周澤楷不由自主地屏息。

  葉修深吸幾口,最後把短短的煙頭捻熄,笑了笑搖手就要進酒店裡去。

  「趕緊回去休息,和你說的這些事記得要保密啊。」

  「前輩!」

  自動門即將闔上,周澤楷黑得漂亮的眼睛凝視著那道背影,有一瞬間的停步。

  「會。」

  如果是他,就會認那個孩子。

  

  「呵……」

  鎖好門,葉修倒在床鋪上,抓著胸口的衣襟,重重喘息。

  那小子發情期也快到了吧……

  Alpha的氣息還殘留在周邊,全身的細胞血液都騷動著,就是他拼命用菸草的味道去壓,拉開彼此的距離,周澤楷的信息量仍揮之不去。

  牛奶糖味兒的,一點沒變。

  葉修捲了條棉被,瞇著眼睛奮力思考,恨起自己這般敏感的體質。所幸剛才吞的抑制劑慢慢產生了效用,把那幸福甜味逼出感官之外,他又窩了一會兒,存好力氣才撐著身體去洗澡,接著迅速地跳上床倒進夢裡。

  睡到日上三竿,吃飽喝足,他才老神在在的晃去輪迴俱樂部等著拿結果回去交差。沒想到一去又是到隔日凌晨才正式簽下合約,葉修推掉經理的飯局後補了個眠才去搭飛機。他雖然可惜沒能坑那頓飯,但若是去了,飯桌上肯定還會出現輪迴的隊長和副隊長。和臨近發情期的Alpha面對面吃飯……那就和把自己送進狼窩裡一個等級了。

  當天晚上葉修回到H市,一上二樓的訓練室就被小姑娘撲了個正著。沐橙把臉窩在葉修頸間,抬頭就給他大大的笑容。

  「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

  葉修把在S市買的名產袋提起,揉揉小姑娘的頭髮。

  「來,拿著,老爸親自挑給你的啊。」

  沐橙愣了一下,也不急著拿出來,探頭在紙袋裡尋寶。

  「喜歡嗎?」

  「嘻。」

  葉修摸摸女兒笑得相當漂亮的眉眼,覺得似乎該去買幾顆牛奶糖來吃吃。

  「還以為是什麼呢,你忘啦?這個沐沐之前就吃過了。」  

  陳果看小姑娘寶貝的,跟著湊過來瞧葉修買了些什麼,就是S市常見名產,她之前也買回來分給大家吃過。

  葉修掏了根菸出來乾咬,沐橙朝他眨眼,笑著回了句是嗎。

  

  

  「小周,葉神已經回去了。」

  江波濤從辦公室裡出來,想到剛才經理如釋重負的模樣就好笑,但轉念換作他面對滿懷期待的隊長時,山大的重擔也砸了下來。

  站在走廊上的周澤楷精神不太好,向來準時的發情期提早了一天,他昨天只能措手不及的把自己鎖在房間裡等江波濤拿抑制劑來救他。

  在那之前江波濤必須先突破他房門前幾個被信息素影響的俱樂部員工,送離安頓或打救助電話,才能順利把藥送進去。好不容易吃了藥睡下,結果就和葉修錯過了。

  「人既然走了,你不舒服就再去躺躺。又不是說沒機會見面了不是?」

  江波濤不放心的安慰他幾句,自家隊長卻不肯再回房間。

  「悶。」

  周澤楷關了一整天臥室,再躺回去晚上就要失眠了,讓他出去走走或者做其他事也行。

  「你這樣沒人敢讓你出去散步啊,萬一你襲擊了良家Omega怎麼辦?不說俱樂部會頭疼死,你自己也有喜歡的人了不是嗎?」

  江波濤開他玩笑,儘管周澤楷對信息素的感應失靈,在發情期放他出門只會是被路邊把持不住的Omega襲擊,考量到這些怎麼都不能讓隊長出去亂跑。

  周澤楷聽了以後一張俊臉卻顯得有些慘白。

  「小周、小周!你臉色也太糟……呃、剛才說說嚇你的,別這麼認真……」

  江波濤看他很不對勁,試圖詢問也沒個答案,還是周澤楷最後窩進了房間,他才擱下這事幫忙到食堂帶飯去了。

  周澤楷靠著門坐下,潤黑的眸子掩在瀏海後,光澤黯淡。

  如果前輩知道那件事……是不是就沒有可能喜歡上他了?

  

  

  

  

TBC...

  

评论(38)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