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時

【全職】[周葉ABO-覓見] 1-4

!各種警告,詳閱!

全繁體。

此文包含以下屬性:

劇情為主採用的ABO設定,年齡操作,有點OOC,我流私設,有生子(但孩子為原作中人物,混亂的人物關係,混亂的時間條,大私心產物,可當原作平行架空那啥了,BUG很多。

  

文中不太解釋ABO此設定,老實說我不大擅長說明這東西。

  

!慎,不適請迴避!

   

再補充幾點:

 ※周(A)葉(O)年齡相近,小周待訓練營時,葉修還跟傘哥滿世界搶BOSS來著。

 ※說是ABO但H的成分不多,如上頭標的劇情為主

 ※雖然沒十年但葉修依舊早出道,依舊回家偷他弟身分證謊報年齡,依舊是個前輩,可以說是把他在嘉世的時間稍微縮短了。

 ※沐橙是兩人的娃,裡頭沒有原來的第一美女和最佳搭檔,倒是有小美女和最佳父女。

 ※傘哥依舊是遺憾的傘哥,這篇是周葉謝謝。

 ※本文受到皇飛雪大人的【韓張-不可說】啟發,不好意思艾特本人,只好這樣偷偷推文了。

  

  

  

上面長篇大論都佔了幾百字了,各種警告已貼出,看文看到生氣可別跑來抗議啊。

  

    

  

  

    

夠勇氣夠堅持啊小夥伴。

  

  

  

  

  

  

不阻你了,去吧。

  

 

  

  

  01

  周澤楷醒來的時候,躺在昏暗的巷子裡,身邊半個人都沒有。

  但凌亂的衣裳和周遭殘留的信息量都讓他知道自己不是在作夢。

  他發了會兒愣,才整理好衣著站起身,著急地四處尋了一遍。

  「不在……」

  那個Omega消失了。

  尋人未果,周澤楷站在暗巷裡,鼻尖只剩下那若有似無的氣息。

  淡甜。

  一個在發情期經歷情事後還能四處亂跑的Omega他還沒聽說過。

  而光是信息量濃烈到足以激起周澤楷的本能就夠讓他在意的了。

  周澤楷是個不論外型或能力都相當優秀的Alpha,唯一的缺點就是太遲鈍。這樣優秀的人身邊總有不少Omega圍繞,刻意的不刻意的,光是那聚集在一起的信息量團就足夠讓一整棟樓的Alpha失控了。

  但周澤楷不會。

  一張帥臉,掛著微笑,能站上半天等到朋友把他從人牆中解救出去。

  好似感應器壞了修不好,讓身邊的人既慶幸又擔心。慶幸這樣一個乖巧的萬人迷不會隨便給人拐帶了去,又擔心他就一輩子就這樣遲鈍孤身下去。

  直到今天之前。

  周澤楷回訓練營的途中發現暗巷裡蹲著個人,難受得蜷縮起來的樣子,他走進去想問需不需要幫忙,卻在那人抬起臉後彷彿受到重擊般被濃厚的信息包裹住。

  周澤楷從沒有遇過這樣的事,那感覺像酒醉人,又像上了癮,扶著那人的手臂不由抓緊。

  那人看著他的反應,驚訝的瞪圓了眼睛,接著輕笑幾聲,壓抑的低啞嗓音。

  酒釀的甜味充滿了周澤楷的鼻尖,在那人笑起來的時候甜味更濃,意識去了大半。他試圖自我抗爭了一番,卻發現理智根本不理他。

  他還記得那人在他靠上去時,臉也泛起微紅。

  「看上哥,小子眼光挺不錯。」

  耳邊傳來一句話,便只剩下本能動作身體。

  等周澤楷醒過來時便是現在這樣了。

  他又在周邊的街道找了一遍,毫無所獲後又回到那條死巷。

  其實人都跑了顯然就是不想再和他牽連下去,但周澤楷心裡頭被小焦躁輕輕撓著,找不到人的事實讓他感到莫名失落。

  也許是因為這是他第一次感應沒失靈,也許是因為這是他意識到的第一個O,也許是因為、因為那個人和他一樣充滿了無措。

  兩具身軀糾纏在一起的時候,儘管那人起初強作鎮定,在他進入的瞬間那人眼裡流露出的慌亂和不知所措跟他的生疏是一伙的。

  於是找不到人的周澤楷更焦躁了。

  回到訓練營,失魂落魄的模樣立刻引來江波濤的關注──也只有同期的江波濤能分辨出失魂落魄了,其他人只覺得今天的小周發呆頻率特多,呆毛垂得特低。

  最後周澤楷只搖搖頭表示不想說,但那無助眼神明顯不是一回事,把江波濤一顆心折騰的七上八下,連著幾天真問不出東西才作罷。

  一個禮拜後,江波濤才等到他恢復原狀,還是原來的樣兒,除了訓練後晚上多了一個出去散步的習慣。

  

  周澤楷還在找。

  找那醉人的甜酒兒味。

  

  

  

  

  02

  「葉修!告訴你多少次別總給沐沐吃泡麵!她才多大,老是吃那沒營養的東西……」

  陳果出門一回來,就發現一大一小坐在桌前分食紙碗裡的麵,立刻氣得連門都忘記關。

  「行了,老闆娘,肚子餓方便麵弄起來最快,何況沐橙也挺愛吃的。」

  葉修嘴裡懶洋洋地回應陳果,眼睛盯著小孩捧碗喝湯,就怕不小心灑出來燙著,紙巾也備好了就等擦嘴。小姑娘秀秀氣氣的把湯喝完,一放下碗紙巾就把嘴上的油光擦去。

  牛肉味的,好吃嗎?

  好吃。

  「葉修!」

  陳果瞧著居然討論起泡麵口味來了,就怕好好一個小女孩被養成吃泡麵的習慣。葉修聳聳肩,疊起碗收拾去。

  「果果不氣,是我自己說想吃的。」

  小姑娘知道老闆娘正氣著,輕扯陳果的衣角小小聲說著,兩條小馬尾垂在肩後,柔柔順順的。

  陳果一下子心就軟了,蹲身和孩子平視,說了兩句泡麵多不好,就帶著小姑娘到沙發上吃剛才順道買回來的瓜子零嘴。

  「老闆娘,還氣啊?」

  擦過手,葉修揉了把孩子柔軟的髮,再遲鈍也不會忽略陳果狠瞪的兩眼。

  「以前老吃呢,也沒什麼問題。」

  陳果張開嘴,突然說不出什麼來。

  「……現在不一樣,叫個外賣又差不了幾分鐘,吃那比泡麵強。」

  她勉強擠出一句,看著那晃去開機上線的背影還有身邊乖巧的女孩,鼻腔猛地發酸。沐橙早熟的不像還在讀幼兒園的孩子,敏銳的發現陳果心情低落。

  「果果?」

  「我沒事呢,就是想起那臭傢伙跟我說的故事。」

  小姑娘看著她,給了陳果一個微笑,沉穩地和她說:

  「都過去了。」

  就像葉修常對她說的。

  都過去了。

  不過是重新開始。

  

  葉修帶著沐橙來的那天,陳果已經記的有些模糊。

  有些憔悴的年輕人懷裡抱著個小女孩找來她這台電腦,那時候她的逐煙霞被人虐得特慘,沒特別注意這樣奇怪的組合,甚至一氣就忘了拔帳號卡把位子給他們了。

  她找回去的時候那人正擺弄著她的角色,小孩坐在旁邊的空坐,兩人一起盯著螢幕上的逐煙霞打出兩個榮耀大字。

  「槍砲師呢……」

  陳果聽見那年輕男人輕唸些什麼,看見她來,就解釋了來不及幫她登出PK就又開始了。

  然後那天她就徵到了新的夜班網管外加一個可愛的小妹妹,再然後她就發現這個老是氣她半死的葉修就是她崇拜已久的榮耀大神。

  聽了葉修淪落到一個小網吧的故事後,陳果已經難過一把。之後支持著自己的大神重回職業圈,卻也仍是被氣得跳腳。

  在她某天笑話葉修對沐橙這個妹妹就像養女兒一樣,葉修和沐橙用雙重的驚訝眼神看得她渾身不自在。

  「我以為老闆娘你知道呢,咱倆是父女來著。」

  葉修拿下嘴邊的橡皮筋,給小姑娘綁了個漂亮馬尾,指著彼此。

  「親生的。」

  陳果哪裡信,葉修是O當初看他的身分證就知道了,有時還得盯著他吃抑制劑呢。但她從沒聽小姑娘喊爹過,加上孩子不姓葉長得也不像葉修,沐橙可是個小美人胚子呢,葉修要打理起來是不差,但要生出漂亮小女娃……她想,除非基因突變。

  「像著她另一個爸呢。」

  葉修無奈,他之前的處境哪裡方便讓人喊爹。

  接著,陳果就聽到了個和她當初聽她偶像大神經歷逃家、友人早逝、被逼退役一樣難受的故事。

  

  

  

  

  03

  葉修是個被當成Beta養大的Omega,葉秋則是個被當成Omega養大的Beta。就算出生時搞對性別,雙生的模樣總讓父母分不清。其實家裡教育不分性別,該學什麼兩個都得一起學,該做什麼就都得做,知道性別也就只是知道而已,葉家不在意這些,孩子就是越優秀越好。

  兄弟兩個都聰明,爸媽養出的氣質更沒有誰出現Omega那較為柔弱的性格,發育未全的身體也難以分辨,連他們自己也沒搞清楚過。

  若是不亂跑身體發生變化時總能夠解決,問題就在葉修十幾歲就偷了弟弟的行李離家出走了。剛逃家那會兒還行,他遇見了一起打遊戲的摯友,生活落魄但心裡挺滿足的投入遊戲裡。

  直到有次在某間網吧落腳,通宵搶BOSS的時候突然就覺得腦袋暈沉沉的,慢慢全身開始發熱。葉修以為自己感冒,起初沒理會,直到後來受不住,咚一聲就倒在朋友身上。朋友被他嚇了一跳,推了兩下才意識到不是單純睡著,淡淡甜味竄入鼻尖時,朋友機警把他拖回臨時租賃的小閣樓裡,用前陣子剛贏來的獎金買了抑制劑塞他嘴,睡了兩天才清醒。

  葉修才知道自己原來是O,那是他第一次發情期。

  但他發出的信息對於大部分的A來說很微弱,要不是這樣他朋友也不能夠有那一連串的反應了。也許是打小養成環境的關係,他的體質更像個B,於是發情期的發作不穩定到讓他無奈。雖然淡甜淡甜的味兒不太影響周邊的人,他自己卻熬得難受,就是吃了抑制劑也得睡上幾天。

  「你們家也真逗的,一個O能養成A的派頭。」

  他的朋友不免虧幾句,卻不在意這些,偶爾提醒他記得吃抑制劑外,仍舊和他搭檔著虐虐遊戲裡的人,後來更找了許多高額獎金的比賽,好應付多餘的生活開銷──抑制劑的價格可比煙要來得貴。

  葉修日子照過,性別的事兒也沒造成他什麼困擾,就算後來進了職業圈,人權的一些規定不能公布選手性別,大多的人一直都認為他是個A或者是過於優秀的B。

  除了那之前到S市打街頭比賽。

  要不是看上獎金真夠高的,光繳報名費弄得手頭拮据,他們連吃好幾天泡麵,終於殺遍對手得了冠軍。兩人分掉獎金,葉修和朋友打了聲招呼就跑去買菸。

  路走到一半,熟悉的熱度就襲上腦門,他才想起自己的抑制劑老早吃完了,拿獎金前也只夠買泡麵回來充飢。

  他在這座陌生的城市裡,拖著虛弱的身體,避開幾個顯得比較敏感的A,找了個不起眼的巷子把自己縮起來,就等這波熱度過去好受點就衝回去。

  沒想到居然有人能發現他,還好心的走進來問他需不需要幫忙。

  抬起頭,兩個人同時愣住,他就覺得慘了。

  第一次碰上能對他那微弱信息量產生反應的人。

  Alpha侵略的信息把他整個人包裹住,動彈不得,心裡湧上恐慌。但過了一陣子他們仍僵持在那兒,眼前的人眼裡還帶著善意,茫然中還能控制自己拼命的隱忍。

  葉修看著覺得這人年紀和他相差不多,還有辦法在腦袋裡亂想該不會也是個沒經驗的吧?倒是長得好看,明星似的臉。

  特別是眼睛,純粹的眸光沒有雜質,特好看。

  他輕輕笑了笑,信息量互相碰撞,濃烈得他都快喘不過氣來。

  「看上哥,小子眼光挺不錯。」

  熱度和本能把他沖昏頭了。

  背抵著冰冷的牆,兩個人的動作都很生疏,熱度寸寸燃起,葉修的發情期向來來得猛烈,尤其從來都用藥物控制著更加不穩。除了剛被進入那時的恐懼,後來的過程中本能直逼得他完全無法思考。

  在思緒重回的那刻,他與昏過去的陌生年輕人還互相靠在暗巷裡,快速把衣衫都拉一拉,趁著下一波熱潮襲來前便扶著牆強硬的讓自己離開那裡。要不是朋友出來找人,加上他也沒那能力跑太遠,他還有點怕自己下回醒來又躺在某個陰暗巷子裡。

  「那之後就有了這小丫頭跟著東奔西跑。」

  陳果正聽著,誰想葉修突然就給了她結局,看連續劇都不帶這樣爛尾的。

  「為什……你沒去互助協會?那時才幾歲,他們不會不管的?」

  沐橙現在讀幼稚園,陳果算了算發生事情那會兒葉修不超過十七。

  葉修拍了根菸出來,咬著沒點火,旁邊還有個老闆娘呢。

  摸幾把小姑娘額前,柔順的瀏海長了,該剪剪。

  「那時候傻,才翹家呢哪裡敢去互助協會?就怕給家裡領回去。身上也沒什麼錢,你也知道鼓勵生育光是抑制劑就夠貴了,何況是更進階的。年輕人嘛,總覺得牙一咬挺過去便是。」

  早時協會還沒管那麼嚴,他和朋友裝著私奔小情侶樣找了間診所,倒是安全無恙的把孩子生下。這丫頭也夠大牌的,讓哥痛死了,幾天不能打榮耀。葉修揉著小姑娘的臉,玩笑似的戳她。

  「誰想到養個娃娃反而更花錢,逼得哥不顯擺一下就簽了合約當職業選手去了。」

  倒是職業圈難搞點,葉修讓孩子跟著朋友姓蘇裝兄妹,他自己拿著弟弟的身分證,那時還想著就三個人這樣闖蕩。

  再後頭,老闆娘妳也都知道了。

  現在想想沒去協會也好,未成年是不給養孩子的,後來有沐橙兩個人伴著過日子也不算難熬。

  這事怪不得誰,要怪只能怪他自己那時太傻、太不夠小心。

  輕描淡寫的,那些辛苦艱難就這樣被他咬著煙帶過了。

  至少,他總算是懂得重視那個忽略了十多年的身分,總算是學會了保護自己。他想,反而陳果在旁邊哭鼻子把葉修無奈得要死。

  「老闆娘,妳反應也特大了點。」

  葉修把過去說得太輕巧,陳果想得更多。

  十七歲,還只是個半大不小的孩子,而十七歲的葉修,承受的一切哪可能只值這麼點重量。要是那個人把葉修丟著不管,她還有個可以痛罵的對象,但葉修自己跑了。

  一個人獨自承擔足以壓垮一個十七歲少年的意外。

  就算身邊有朋友伴著,她還沒想像就心疼。

  「沐橙這會兒還比妳像個大人呢。」

  看小姑娘在旁邊遞衛生紙、拍背安撫的,葉修覺著養這女兒還挺驕傲。

  陳果習慣性的瞪他,年輕爸爸嘴角散漫揚著,看那模樣顯然認為這些事也不必太介懷,那腦袋瓜裡大概就只裝著榮耀了。

  葉修自己是不在意了,但她為自己的大神曾經這樣苦,難受一把不行嗎?

  聽到陳果帶著鼻音的話,葉修搔了搔臉。

  「都過去了。」

  就像現在,一切不過都是重新開始。

  陳果抱著小姑娘,不哭了,就是眼眶還紅著,更堅定自己組建戰隊的念想。

  一定讓你回去。

  至少這是她一個資深葉秋粉可以幫這個為了榮耀傻成這副德性的大神做的。

  

  

  

  

  04

  葉秋混跡第十區的消息選手群基本上都知道了,各家公會的狼狽樣自家知。

  聊天室向來熱熱鬧鬧,這會兒就看板面被夜雨聲煩歡快地混淆視聽,就算不時被眾人擠兌也不妨礙。

  某話癆特意洗頻的聊天紀錄可以嚇死人,周澤楷刷完幾天的消息,好不容易跟上進度也不插話,這會兒正大戰垃圾話呢。

  好友名單裡原本一葉之秋的名稱早改成了君莫笑,頭像已經不是他看慣了的葉子圖。點擊兩下,他對著話框發呆,最近幾天總重複著同樣的動作。

  他想像往常一樣說點什麼,卻又不知道該輸入什麼字。

  當初聽到葉秋退役的消息,周澤楷是震驚的,甚至暗地裡低落了一把,連江波濤都沒察覺──他也不是沒成長,不想讓人知道就藏得特別深。他總想著到底是什麼事能逼葉秋離開得這麼突然,他根本不相信狀態下滑的說法。

  愛榮耀愛得那麼深的人。

  他不善言辭,但他能感覺。從他關注鬥神活躍在賽季裡,他就透過一葉知秋感覺到了隱身在螢幕後的操作者,用上整顆心在喜歡榮耀的衝勁。他甚至能覺得自己的血液隨之沸騰,腦海裡的角色已經活躍起來,旋轉著雙槍。

  不管周遭的人對這個總不露面的選手有多種言論和性別猜測或者是性格和發言上的批評稱讚,都影響不了周澤楷對葉秋的直觀評價。

  對周澤楷而言,葉秋就是貨真價實榮耀世界裡的鬥神。

  這點憧憬在他還是個新秀選手時在全明星賽上挑戰了葉秋,實際去面對這個前輩對手,他才真正體會他的強大。

  隨著角色倒地,他在位置上發愣,感受著餘悸。就是離開比賽席,也只是換到休息區繼續發呆。他還記得那場全明賽到後來,葉秋終於受不了群起向他挑戰的後輩們逃離了現場,周澤楷抓著自己的帳號卡,只來得及看到模糊的背影消失在專用出口。

  回去後,他登上線,準備把今天的重播看一遍。

  螢幕底下的條框閃了閃,跳出道短訊,發送者是葉秋。

  「今天打得不錯啊,你叫小周是吧?以後會更強的。」

  他當機許久,不管什麼都是空白的。

  特別不真實。他連人長得什麼樣子都沒看到,對方反而記住他了。

  就因為一場比賽。

  手指按在鍵盤上,打了幾個字,又刪掉,然後再打,又刪。

  最後他才敲定了訊息發出去。

  「謝謝前輩:)」

  那之後,只要知道葉秋有在線,或者比賽前後,周澤楷養成了發短訊的習慣。

  前輩早安、前輩加油、前輩早點休息、前輩辛苦了……

  後頭都會加著他標記似的笑臉,不是每回都有回應卻不妨礙他發送問候。慢慢的他將這些互動視若珍寶,他把葉秋第一次發給他的話收進心裡,認真努力著。

  在周澤楷成為輪回隊長以後他們見過幾次面,以比賽對手的身分,只能短暫的在後台交流,還不一定說得上話。因為當他看到比他預想中年輕、身材有些瘦削的嘉世隊長,他就只記得傻笑。

  「不錯啊,小周。」

  但對方總會在最後拍一把他的肩膀,臉上淺淺的笑,揮著手離開。

  一瞬間帶過的氣息,沒來由的心悸會輕輕泛起。

  葉秋前輩對他來說,是不一樣的。

  現在他要回來了。

  周澤楷眨眨眼,困擾他有段時間的胸悶無影無蹤。

  選手群還在跳著,不知道是誰甩出了一句「那傢伙要自己組戰隊,挑戰賽還有的打呢」,於是某話癆又開始刷屏了。

  周澤楷回過神,敲打幾下鍵盤。發現時間差不多後,披上外套出門。

  「周隊,散步啊?」

  「嗯。」

  和後門的警衛點頭打過招呼,他循著熟悉的路線避開人群,偶爾經過的人們擁有各樣氣息,對他來說都像摻了水一樣淡薄。

  離俱樂部幾條街外的地方,周澤楷杵在巷口,除了他以外只有一些堆積的舊物,然後如往常在這裡待著。

  他從來沒有忘記幾年來一直繚繞在鼻尖的甜味,但是堅持已久的尋人念頭到了最近突然模糊不清了,連味道都淡上許多。

  心緒在想清楚自己的感情後格外茫然。

  為什麼……

  周澤楷站在暗巷前,那股甜酒味在飄遠之時卻又一點一點勾纏著他。

  為什麼想找到那個人……

  卻同時喜歡著前輩。

  

  

  陽光曬得整個頭頂暖暖的,沐橙拉著陳果的手,腳步輕快的往幼稚園的方向走。

  通常都該是葉修送她去的,偶爾陳果會像今天一樣搶著帶她,熬夜強撐的葉修被沐橙推回被窩裡也就由著她們。

  陳果沒有手足,特別喜歡這個可愛乖巧的小姑娘,她認為沐橙畢竟是女孩子有些心裡事就算是身為O的親爹也未必懂,於是常拉著唐柔帶沐橙出去玩。

  大小姑娘倆開心的聊天,沒有任何代溝問題。途間經過間榮耀的紀念品店,即使是在H市這個嘉世本家,這樣的商店裡還是會不分戰隊專挑精彩的視頻放。

  沐橙自己停了下來,扯扯陳果要她等一下。

  「怎麼了嗎,沐沐?有想要的東西?」

  沐橙搖頭,點著玻璃窗內的螢幕。

  「就看一會兒。」

  陳果蹲下來陪她,小女孩眼睛亮晶晶的,一刻不離播放中的視頻。

  「葉修說爸爸也是玩這個的。」

  「……爸爸?」

  陳果隨著她的手指看去,螢幕裡頭的一槍穿雲飛身躍起,帥氣的雙槍射擊。

  陳果看到後,第一個反應以為她說的是蘇沐秋,但若是提到蘇沐秋,沐橙都是喊哥哥的,她還是頭一回從小姑娘嘴體聽到「爸爸」這個詞兒。

  想再問清楚點,沐橙就搖搖頭,視頻已經換了,她拉著陳果繼續往幼稚園的方向走。

  「葉修會說爸爸的事,只是不能告訴我是誰。他說,還不能。」

  小姑娘摸著葉修給她綁的髮辮,清澈的眼睛裡全是信任。

  「但他肯定是知道的。」

  

  

  不用送小姑娘出門,葉修補了個好眠,踏入訓練室立刻招呼著小唐包子打算先刷一趟副本當暖身。

  插入帳號卡順便登入關了一整晚的通訊軟體,就跳出一則短訊。不用看發送者,葉修也已經知道是誰。

  「前輩,加油:)」

  修長的手拖著鼠標,輕輕笑了笑,他不打算回應,點上訊息框的紅叉。

  該來的,不會跑。

  

  

  

  

TBC...  

   

评论(40)
热度(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