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時

【全職】想你的10个题目[藍波紋番外][藍波]

藍河x江波濤


〈藍波紋〉相關番外 


※ 全文不科學,神秘,不適請自個兒迴避。


此文帶 半架空,OOC,惡搞,私設 等屬性小江是條龍。


我完全沒想過我還會再寫到他倆……全是題目害的。


就這最後一回了,給這脫序文一個好結束。


……半私心的提前祝自己明天生日快樂。




〈想你的10个题目〉来源:水影枫花http://mikagefuka.gozaru.jp/


為求劇情,題目順序會稍作調整。


Olafur Arnalds - 3055  http://youtu.be/7hWWEkWsscg


↑ 一首覺得節奏和這文搭來挺合適的音樂,可試試。


@醅渰 開始前Tag你,記得欠我的勇者小孫啊。










1 无法抵抗的本意


江波濤離開後的那天早晨,藍河一醒沒看見小龍,先是把被單枕頭全部抖了抖,把家裡整個找了一遍,最後抓了鑰匙和錢包就衝出門沿著社區邊喊邊找。


藍河手中的鑰匙扎得他掌心發疼,抿起嘴唇微微發顫,一直到晚上他才上線打理公會。


整整三天,家裡所有的窗子都是打開的。


 


2 雨的温度


藍河第二天早晨被飄進房間裡的雨絲冷醒,他才知道自己靠在臥室窗邊等到睡著。他打了把傘出門,把不大的社區走了好幾遍,只要是和藍色相關的東西就湊過去細看。


藍河站在雨中,手指和臉都涼涼的。


就像會圈著他小指的涼尾巴。




3 无法舍弃的事物


  藍河連找了三天,累了就靠在窗邊睡,餓了就啃蘋果,晚上仍固定上榮耀。


藍溪閣幾個兄弟都勸他想開點、別找了,說不準哪天就回來了。


他不知道龍會不會認回家的路……若會,他想波波隨時有窗子開著能夠回來。若不會,他就出去找。直到他睜開眼睛想到的第一件事不再是小龍的時候為止。


 


4 等一下


藍河出門找龍的行程被一件限掛包裹攔住了。


寄件人地址同在G市,而且瞧著挺熟悉。拆開信封倒出一整套他偶像黃少天的簽名照,有一張背後還寫得滿滿全是字,他這才想起那是藍雨俱樂部的地址。


偶像的親筆留言帶著一貫的熱鬧,藍河揉揉腫痛的眼睛,沉著氣把它看完。


反覆查看留言內容並對照包裹資料,藍河想猜這包裹可能寄錯了,但上頭寫得確實是自己的名字。


那個輪迴的副隊江波濤……


藍河對這個名字並不陌生,況且藍雨的比賽才結束,但是一個他小小一個榮耀玩家哪可能和個副隊長有交集,甚至到特地寄他喜歡的東西來。


藍雨對戰輪迴的比賽他是去了。


……


藍河揉眼睛,想著不是吧。


藍雨體育館。


那是他發現波波的地方。




6 赌赌看可能性也不错


他想了幾天,訂下前往S市的機票。


藍河猜波波也許在那兒,試一試吧。


上飛機後他靠著窗口看著下方漸近的城市,想到小龍第一天在他家裡的焦躁行為也許只是因為牠想趕緊回家去……


藍河悔得拿額頭撞玻璃。


 


7 聆听你的声音,呼唤我的名字


江波濤愣在會客室門口,和裡頭因為思考失眠頂著黑眼圈的藍河四目相對。


「藍河?」


幾乎是同時間一起開口說話,來不及把話語截斷。


江波濤知道最好的掩飾時機就這樣被自己給毀掉了。


「波波?」


更糟的是當這讓他有些難為情的稱呼從隊友口中冒出來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忘了關門。


 


5 如果能够撒下高明的谎


輪迴隊長維持著準備敲門的動作但剛才說話的不是他,可槍王一開口就讓江波濤犯頭疼。


「波……」


周澤楷眨眼,跟在他後頭的人湊著腦袋想看裡頭。


「哦!那就是收留咱們副隊的好心人嗎?」


「波、波波……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波濤完全沒有想過會發展成這種場面,他設想過黃少天會說溜嘴,也猜過藍河可能會懷疑。


但他沒料到藍河有勇氣直接跑來S市。


站在他面前。



其實出乎意料的還有一位……


「藍雨的,我警告你不准把副隊會變成龍的秘密說出去!萬一有別的勇者找上門的話我第一個找你算帳!」


孫翔同學。



「什……」


你一句我一句的,炸得藍河頭暈腦轉,他用力搖搖頭,停頓下來整理資訊。


「……你就是波波?」


世界安靜了。



8 譬如说与你


「麻煩你們,先出去行嗎?」


江波濤揉揉額際,他猜藍河可能只是來問問小龍的去向,結果該說的不該說的都被他們抖出來了。


周澤楷左右瞧瞧,低首思考,然後看了看江波濤,把一干人推出會客室,體貼的關上門。


藍河經過剛才的震撼答案以後沒有再說話,垂著頭不曉得在想什麼。


面對有些壓抑的氛圍,善於交際溝通的江波濤最後只說得出兩個字。


「抱歉。」


他們都知道,這不是任何人的錯,更沒有人需要為此負責。


但他認為自己必須道歉。


為荒謬的開端,為讓藍河再次遭遇失去,為第一眼那緊張中帶有憔悴的神情。



為與你相遇。



9 那是一直在这里的


藍河抿著唇,總算抬起頭來。


「你……」


踏一步,往前栽。


江波濤被藍河冷不妨一撞,扶著他往後踩穩腳步。


「藍河?沒事吧?」


一直提著心沒能好好休息的藍河睡著了。



雖然特殊了點,但總的來說算是客人的藍河被安置在空房裡,刻意的排除閒雜人等讓他能夠清靜的睡上一覺。


睜開眼睛,他有些恍惚地以為在自己家裡。


敞開的窗子,溫暖的被窩,給圈住的小指。


就跟小龍在家的時候一樣。


桌子上有個保溫袋,裡頭放了碗粥和洗好的蘋果。


藍河呆呆望著,坐在椅子上但半個身子在床邊淺眠的青年,纖白的食指小心翼翼地搭著他左手尾指。


波波啊……


有點兒習慣的,有點兒親暱的,暖暖的。


「擔心死我了。」


藍河笑了,輕聲說。


下回別這樣。



10 喜欢你


那之後過了許久,藍河對著江波濤說了。


然後噗碰一聲,小龍從他肩膀上摔下去。


把龍撿回來檢查摔傷哪裡時,波波的豆子眼直盯著他,小無辜的樣子愣是讓他看出裡頭的驚愕、茫然到遭到搶先的不甘。


藍河得意洋洋地笑了一整天,無法用言語表達的小龍先後用爪子撓他甚至啃了他手掌一口,作癢癢的抗議,唯一沒用作攻擊的就剩下那條藍尾巴。


那尾巴從藍河開口以後就貼著他的小指。


涼涼的勾了一圈水色。







藍波紋終。



评论(6)
热度(40)
  1. 醅渰豫時 转载了此文字
    吾友阿時的番外兒www等到我初戀都快凋謝了,望穿秋水終於出現啦!! 藍河真是天使(´△`)♪好藍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