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時

【劍三同人】門派配對段子(下)


     

► 劍三 BG 同人

► CP依照段子順序為:【純陽x五毒】 【藏劍x五毒】 【五毒x純陽】

► 自行避雷,不考究

 

 

不是我偏愛五毒,但架不住給TAG的小夥伴們都是玩五毒起家的(。
 前兩篇人物關係和背景相關,最後一篇獨立。


 

 

 

 

 

【羊毒】道長與毒姐
  
  
「道道道道、道長你們這兒也、也太冷了!」
少女哆嗦著擰著濕髮,一件寬厚的道袍眨眼便披在她身上。
道長一身襯衣端坐,對山上寒冷習以為常,專心閱讀手中書信。
少女見狀也不出聲,裹好身上的道袍,食指圈住自己的髮尾繞阿繞,在門口來回溜達。
「曲心。」
「什麼?」
「戰況不佳。」
「那我們明天出發去吧,這裡冷死了。」
「好。」
少女直呼冷,卻興致勃勃的倚在門邊,探頭探腦地看外頭。
她鮮少見雪。
那年,白衣道長來到苗疆五毒仙教,一步劍光流轉,彷彿把純陽山上的雪帶了下來。
那時起,她便想著此生總要看一場雪,看那個能養出比雪還要好看的道長的地方。
而她也總算是來了——儘管只是當個小信使,還不慎摔進了三清殿後的池子裡,冷了個透心涼。
「曲心。」
「哈啾!」
道長頓了一下。
「坐著。」
「又怎麼啦?」
少女磨磨蹭蹭地依言坐下,頭也不回地往外看。
「下次上山莫要再這身衣裳。」
「我這身怎麼了?穿著舒服!再說,披著你這件羊毛衣哪用的著再特地換件衣服。麻煩!」
少女笑嘻嘻道,身上這件老早就打定了主意不還回去。
道長微嘆,抬手挽起少女的仍散著水氣的長髮,接過毛巾輕輕擦拭。
少女配合地取下背上的蠱笛,放在手上毫不憐惜的對著掌心敲拍子。
她哼哼唱唱,指尖觸及笛身,一滴冰涼。
  
「道長、道長,快看!下雪了!」
「嗯。」
  
她開心地輕觸雪花,眼目望向屋外細雪飛揚。
一顧首,那人灑滿霜華。

 

……  
 
 
 
  
「話說回來,道長你這身這麼保暖,下了山可怎麼辦呀?會中暑的,要不我讓曲意那傢伙給你借一身吧?」
「⋯⋯不必。」
他半點不想穿的像裸奔。
  
 
 
 
 
 
 
 
 
 
【藏劍五毒】二小姐與毒哥

  
「心心,他人呢?」
「君情姐!果然,妳也來了!」
「曲意在帳棚裡頭。他不是讓妳別來?」
「本小姐想去哪就去哪兒,他管得著?」
葉君情漾開笑容朝道長眨眨眸子,與他錯身掀帳而入。
這帳棚是給醫官們專用,曲意便站在裡邊和幾個同門討論,一見到她進來,沒頭立時皺得死緊。
他人生得好,不似其他同門在容顏上妝點豔麗,乾淨深邃的五官即使板著張臉依舊冷峻得好看。
「妳來做什麼?」
葉君情也不惱,在他臉上摸這摸那的,被吼了全名才得意洋洋的揚起下巴。
「給我媳婦送錢來的!」
曲意不想說話。
曲意放棄思考。
……曲意覺得就算外面出現一座金山也不會抖一下眉毛了。

但,不得不說葉君情來得及時,前線物資向來緊缺,更別說消耗迅速的醫療物資。

曲意伸手,往一張臉寫滿「要什麼都給你買」的葉君情頭上摸了摸,開口道謝,看著她笑容明媚地扣住他的手,心情頓時好了起來。

「現在戰況緊張,明天妳和姐姐一道離開。」
「心心有人護著呢。」
葉君情將背上巨劍擱到角落邊,和他並肩坐在一塊兒。
「我就想和你一起。」
就知道趕不走,才不讓妳來。
曲意不再勸,攥著掌心細瘦的手指尖薄薄的劍繭。


當夜,狼牙軍偷營。
曲意正輪守傷患帳篷,打鬥聲越來越近,他讓同門扶起幾個不便行動的傷患,自己持著蠱笛便要往帳外走。
廉帳甫掀,映入眼中的便是背著巨劍的纖細身影。
以及熟悉又自負的笑容。
「曲意,走。」
他忍了忍,沒和她爭,抽出腰間另一支蠱笛,第一個音剛落,葉君情便阻了他。
「留給你自己,好歹能救更多人。」
她笑道。
「曲意,我的命還等著你回來救呢,我醒來要是發現你死了,立刻自殺你信不信?甭館浪不浪費。」
葉君情朝他眨眨眼睛,長髮高高的束在腦後,精緻的金冠還是他幫她別上的。
他信。
這女人從不開玩笑。
曲意攥緊右手,在葉君情的注視下把鳳凰蠱種在了自己身上。
傾身附耳,他說話的聲音被兩軍交戰的殺生淹沒,葉君情卻笑得更加開心。
「快走。」
一如朝陽。




她醒來時,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曲意背上清晰的紋身。
如鳳凰骨羽,孔雀翎,自頸脊蔓延至腰間。
她從背後抱住曲意的腰,腦袋用力抵著。
「好疼啊。」
「讓妳逞能。」
曲意把她撈起來,扶開劉海,露出失血過多而蒼白的秀麗臉龐,還帶著一絲笑意。
「傻不愣登的。」
他垂眸,輕輕在她白淨的額頭上吻了吻。
醒來了,便好。
葉君情被曲意的動作驚得下意識瞇起眼睛,回過神又抱住了他的腰。
臉埋著,悶聲問。
「曲意,嫁我可好?」




「不好。」
「哎!你怎能說話不算話!」
「……好好回妳的藏劍山莊備嫁去。」
    
 
 
 
 
 
 
 
 

【毒羊】
 
 
五毒揚起手,看著雙生蛇輪流用腦袋頂著他的掌心,蠱笛棄置在蔓草叢中,翠綠映得笛身越發幽然。
「還氣呢?」
草地被踩得碎響,一隻玉瓷似的手拾起蠱笛,輕輕拍落塵土。
他頭也沒抬,眼見雙生蛇一見來人立刻遊走到那及地白袍邊上,瞇起了眼睛。
這倆叛徒。
來人挽起過長的袖口,伸手撫著冰涼的蛇身,知道五毒短時間都不會搭理她,索性斜坐在草地上與雙生蛇玩耍。
夏季的樹頂村多沼,空氣濕熱的程度他這一身裝扮都耐不住,更別提直接坐在地面上的人了。
他嘖了一聲,離開原位,把紫霞從地上拉起來,直到了他坐著的大石頭上。
「姑娘家的別隨便坐地上。」
「不氣了?」
紫霞整理好衣著,側過臉盯著他瞧,蠱笛被她端正的擺在膝蓋上,雙生蛇前後盤蜷吐著信子。大大小小三雙眼睛直往五毒臉上黏去。
「吵死了。」
他一掌壓下紫霞的頭,打斷那看得他發慌的眼神,卻小心翼翼地避開精緻的道冠,免得壓疼人。
「好熱的。」
紫霞悶悶抱怨道,順勢枕在了五毒腿上,懷裡抱著差點滾落大石頭的蠱笛。
「安靜。」
他扯了扯紫霞那頭長髮,給貼在頸脖上的髮絲梳整到一邊去。
「不過就是煮了一鍋羊肉湯⋯⋯」
我都沒急了。紫霞腹誹。
「苗疆這地哪用得著羊肉湯祛寒。」
五毒橫眉豎眼,想起同門師弟妹幾個老圍著他家蠢羊轉就不開心。
「那湯只准給我留著。」
他家的羊自然只能在他的鍋裡。
 
 
 
 
 
 
 
 
 
-下篇完-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