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時

【全職】[周葉-所盜之處] Episode 04雙槍齊鳴

► 全職周葉/架空警盜向

► 百日周葉015

► 下篇完



!警告,慎入!


雖然標了警盜但只是想蘇想私心(咳)

一點也不刺激。←初衷就只是想寫「周葉兩人不務正業談戀愛」的傢伙

裡頭的制度手法什麼的 別認真、別考究,與三次元無直接關聯,都是腦內的自由設定,很不嚴謹肯定破綻百出.......

架空所以我就依著腦袋走了。

介意者,止步吧。


 




  04 雙槍齊鳴

  

  

 

  

  消音器大幅掩蓋槍響,鮮血噴濺,帽沿下墨黑的瞳孔冷眼看著男人倒下,無動於衷。

  他端詳沾到槍身上的血跡,笑容猙獰,逕自跨步越過呼吸漸弱的軀體。

  

  

  


  

  「咚咚。」

  短促的敲門聲未落,外頭的訪客便自主轉開門把。

  入目之景與空氣中濃濃的煙味,使眉宇間冷硬的線條更添凌厲。

  鍵盤、滑鼠、耳機,聲光俱佳的技能飛舞,競技場。

  單看這幾樣沒什麼大不了,但難以接受的是坐在電腦前的人穿著警服。

  「唷,稀客,你們怎麼來了?」

  葉修敲下最後一擊,旋過辦公椅,笑著迎接踏進自己這雜亂辦公室的霸圖小組負責人。

  韓文清繃著臉,副手張新傑立刻接口。

  「我們是來輔助『怪盜』一槍穿雲的案子。」

  「嗯、這話聽起來不太好,尤其還是從你們霸圖的口裡說出來。」

  葉修眼皮跳了兩下,沒誇張。

  霸圖,隸屬於中央專門處理重犯的特殊小組,行動範圍包括應對綁架、緝毒,與殺人案件。

  「今晨五點接獲報案,我們看過現場也調閱了監視器,犯案特徵與手法和你手上追的案子吻合。」

  張新傑上前將懷裡的牛皮紙袋擱在葉修面前,從裡面抽出印有熟悉標記的紙片。

  「手上有中央的管道,看來這次物主挺有來頭。」

  「用中央管道報警的人是他的下屬。」

  韓文清沒否認也沒理會他語調中的感慨。

  「犯人作案途中攻擊物主,被害人遭槍傷。」

  「發現時已身亡。」

  葉修目光落到角落那枚摸索過無數次的銀戒,收攏靠在桌上的雙手。

  「案子直接上報到中央。葉隊,這已經脫離竊盜案的範圍。」

  他用力閉起眼睛。

  「啊。」

  葉修應聲,看向霸圖等人時,張新傑感覺得出他在生氣,方才還姿態散漫的人氣勢竟然和霸圖隊長不相上下。

  ──那代表輝煌時代的「葉秋」從未離去。

  

  

  「還好嗎?」

  蘇沐橙坐到他前方的空位,推了個三明治過來。

  「活蹦亂跳呢,更別提哥恢復身材指日可待。」

  在警界第一美女的注視下,葉修拆開三明治包裝悻悻咬了兩口。

  「好了,和外面偷聽的那幾個回崗位上去,再來可有得忙。」

  門外響起誇張的哀號,葉修擺了擺手,三兩句把任務交代,關門。

  最近他們可沒少見一槍穿雲,這位怪盜先生突然熱衷於工作,光這兩個禮拜接到的預告信就有三封,現在霸圖帶來的消息更加重了他們的工作量。

  如此高頻率,他仍未厭倦與一槍穿雲交手,每次的思考與追趕都飽含樂趣。

  可這次……殺人?那個連逃跑開槍都刻意打歪的傢伙?

  葉修揉揉眉心。幾分鐘前還用嚴肅憤怒的語氣與霸圖開會的人,看著辦公桌上的牛皮紙袋悶笑。

  吶,小周,你這槍法真夠糟了。

  

  

  ◆

  

  

  「你們最好來看看這個。」

  「隊長你又上頭條啦!一槍穿雲,嗯嗯、殺人……嚇!這些跟屁蟲又亂寫些什麼!」

  他抬起頭,擦拭雙槍的動作一滯。

  「怎麼回事?上面寫的時間點我們休假呢,那天晚上還叫了炸雞吃。」

  「哼,山寨版就算了,還想賴到咱們隊長頭上。」

  「預告信?」

  周澤楷開口詢問,所有人都很有默契地停止討論。

  「預計今晚要送出去,順利的話能讓警方發現兩起案件的不對勁。」

  「不。」

  他盯著同伴手中的報導,短短的一個字,後者卻很容易就捕捉到他語氣中的執拗。其他人大氣不出一聲,只敢用好奇的目光質詢翻譯。

  「那行,聽你的。」

  同伴溫和地拉過其他人的肩膀,微笑宣布。

  「來吧各位,隊長下令要和山寨版一決勝負了,趕緊上工。」

  

  

  ◆

  

  

  今夜無月。

  沉悶隨著空氣瀰漫,遠處的積雲緩緩靠近。

  「目標確認,已進入該樓層。」

  「逃了!快追!」

  「等等,有兩……」

  追趕的身影不曾停駐,即使要追趕的對象越發令人迷惑。

  「兩個一槍穿雲?」

  韓文清手握對講機,臉沉得快像天一樣黑。

  「這時候還是得交給專業的來。」

  另一端入口的葉修呵呵笑著,將對講機拋給魏琛加一包子。

  「你們幾個留在外面支援,其他人跟我走。」

  他咬著煙,整個人顯得特別精神。

  「咱們來會會老朋友。」

  

  

  「劉哥,興欣出動了。」

  「很好。一槍穿雲自己送上門來給我們作掩護,可不能浪費這大好機會。」

  甩開產生迷惑的小警察,他面上浮出獰笑,拿出那把血漬未除的手槍。

  今夜第一聲槍響。

  

  

  葉修再度脫隊,踏在走廊上的步子輕且謹慎,唐柔等人交換情報的期間,他已經順著蹤跡晃到另一層樓。

  他的表情稱不上輕鬆,這些痕跡留下的方式帶著惡意,讓他想起許久前的一個人。樓上傳來追趕怪盜的倉促腳步聲與喊叫,葉修面對著半敞的廳門,巴不得他們把人追得更遠一些。

  這裡頭可是個真正的瘋子。

  「怎麼了,葉警官?進來坐坐啊!」

  某個笑聲就和現在一樣聽起來很不愉快的人。

  知道是誰以後,葉修除了平淡以外沒有任何表情。他用膝蓋撞開門,連手都懶得從口袋裡伸出來。

  「是你啊。」

  「好久不見,葉秋。」

  看著穿著打扮和一槍穿雲相同的傢伙,就視覺觀感上,葉修就完全不想和他敘舊。

  他最後一次用葉秋這個名字,遇上的就是這瘋子和他伙伴計畫出來的搶劫案。他負責和挾持人質的幾人交涉,他兄弟帶人預備從後頭抓捕主謀。他順利解救回人質,而另一邊……這傢伙還能在這裡跟他打招呼,結果就不用說了。

  「國外的生活似乎沒有比較優渥,哦?」

  癲狂的犯人,你永遠猜不到他下一步會幹出什麼事。

  但要他低聲下氣去哄?

  葉修勾起嘴角,呵呵。

  「是啊……國外……多虧你、要不是你!」

  犯人全身顫抖,激動得雙目赤紅,所有的喧鬧都被帶走,不會有人,也沒有人。

  「多虧那位傻大盜分散你們的注意。」

  笑聲在極度安靜的環境下更加破碎,犯人開槍打破桌上的擺設,情緒的不穩絲毫沒有影響持槍。

  「他是挺傻的。」

  葉修依然是那副閒適的姿態,不打算停止刺激對方。

  「去死。」

  砰!

  巨響。

  重物落地。

  葉修直挺挺地站著,犯人捂著血流不止的手倒下後,露出一扇玻璃窗,恰好那拖著一票警察奔跑的身影從對面樓的窗口閃過。

  「還藏?以為哥不知道你玩跟蹤?」

  葉修抬起頭,和一雙從天花板縫隙中露出來的黑眸相望。

  傻大盜,一點都不讓人省心。

  一槍穿雲見事跡敗露,默默從天花板上下來,默默踩了犯人一腳。

  「不逃了?」

  葉修看著一槍穿雲,看著他家小學弟,既指現下的處境,亦指這兩個禮拜來的舉動。

  算起來,這是他們第二次以這樣的狀態面對面。

  雖然最近這位大怪盜相當努力地刷存在感,但再沒有如同美術館的當面對峙。總是控制好時間等他到場,再匆忙撤退。

  如果一槍穿雲確實是他那寡言的小學弟,這樣富有矛盾感的舉動也不奇怪了。捨不得走又落荒而逃,無非就是不給他時間當面揭穿身分。

  一槍穿雲的左槍轉了個圈兒收回腰間,裝傻。

  「唷,學壞了?」

  葉修伸出右手,手指挑了下一槍穿雲的禮帽。後者沒躲開,立刻回手做出一樣的動作,嘴唇微動。

  那音量很輕,足以讓葉修聽見。

  「你瘦了。」

  ……這是最近學壞了還是本來就這樣子而他沒看出來?

  葉修頓了一下,別開眼神,他還是有那麼點職業道德的。至少在前面不遠躺著個潛逃國外已久的犯人,他這話可接不下去。

  他繞過周澤楷上前,準備將犯人安上手銬。

  「嘿。」

  縮在地上的罪犯抬起臉,朝著葉修咧嘴一笑。

  

  「──等到你了。」

  

  

  ◆

  

  

  好不容易擺脫警察,黑暗中的兩個人影帶著偷出來的物品從後門衝出。

  「喂!啟動鈕呢?快按下去!」

  「可劉哥還沒出來……」

  「管他那麼多!再不按警察就要追上來了、蠢──」

  「……喂,你怎麼不出聲了?喂!」

  呼喊聲被瞬間掐斷,一切重回寂靜,另外兩個人才鬼鬼祟祟地對話起來。

  「哈,得手啦!」

  「幹得好啊包子!快來搜搜他們身上有沒有好東西。」

  「魏老大這裡有個遙控器!」

  魏琛一眼認出那是做什麼的,揮著手阻止包榮興。

  「哎哎哎別按!會害死人的──」

  接過那遙控器,還沒鬆口氣,轟的爆炸聲就從上頭傳來。

  「該死!主謀身上還藏著一個。」

  火光竄出,玻璃碎片摻雜各種物體從高空掉落,他們不想形容的殘骸、警用的槍枝、殘缺的禮帽。

  

  

  ◆

  

  

  葉修沒有放鬆警惕,在犯人抓住他之前便迅速避開,原本要順勢壓制的動作,被一槍穿雲的槍聲阻止。

  幾秒鐘的時間,只夠他抬起手擋在前方,強大的力道就把他撞到一旁。

  那瘋子居然把炸彈放在身上!

  「前輩!」

  爆炸聲中他聽見有人喊他,帶有熱度的氣流便把他們兩個一起掀翻出去。

  葉修恢復意識後,便看見周澤楷毫無遮掩的臉龐,帶著細碎的傷痕。

  他被牢牢護著,試圖掙了一下,沒有用。

  「咳、咳咳……小周、沒事了。」

  「小周。」

  葉修喚了幾聲,看見對方睜開還有些茫然的眼睛才真正放心。

  「前輩?」

  還沒應聲,葉修就感覺到更重的力道隨著擁抱使他更加動彈不得。

  「前輩、還在……」

  他聽著小學弟悶聲重複確認,莫名有些心塞。沉默了一會兒,一遍遍的安撫,直到周澤楷緊繃的身軀放鬆下來。

  「我沒事、先放開我,你有沒有哪傷著了?」

  周澤楷濕潤的黑眸呆呆看了他半晌,臉又窩回他頸窩處。

  「唔,動不了。」

  「……什麼時機呢,別耍流氓。」

  葉修無奈,沒多久感覺到擁抱漸鬆,一看才發現周澤楷已經失去意識。儘管特殊的防火衣料讓他們免於火焰燒傷,爆炸點離他們仍太近,巨大的能量直接衝擊在身上,即便有翻滾作為緩衝,葉修都還有些頭昏,更別提護著他的周澤楷。

  還能擁有呼吸,他倆已經夠幸運了。

  

  

  「葉修!你沒事吧?」

  「哈,老葉你也有這麼狼狽的時候!欸、周澤楷怎麼在這兒?他不是放長假嗎?」

  「胳膊腿都還在。別光看啊,小周可沉了,快幫把手。」

  「他怎麼也和一槍穿雲穿得這麼像?你不是又偷偷策劃了什麼吧?」

  「呵,你猜。」


  

 


 

TBC.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