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時

【全職】[周葉-所盜之處] Episode 03真偽虛實

► 39過了一週了,繼續貼/_>\

► 灣家通販已開 可點這裡 ,有多的話會擺到ICE2

► 全職周葉/架空警盜向

► 百日周葉014


!警告,慎入!


雖然標了警盜但只是想蘇想私心(咳)

一點也不刺激。←初衷就只是想寫「周葉兩人不務正業談戀愛」的傢伙

裡頭的制度手法什麼的 別認真、別考究,與三次元無直接關聯,都是腦內的自由設定,很不嚴謹肯定破綻百出.......

架空所以我就依著腦袋走了。

介意者,止步吧。


 



元宵才過,祝大家新學期新年愉快【。

最近都在劍三裡混/_>\那真是個大坑ry




再來如果不是特別腦抽挖了新坑......

應該會回歸奇幻系列把ABOVE慢慢寫完/_>\

 我其實還挺想個老葉道長帶著小徒弟兒四處闖蕩的故事(夠了停止

積欠的番外也會慢慢磨完//

回歸警察先生與怪盜先生的真相見光死時光(錯

謝謝閱讀。












  03 真偽虛實

  

  

  上個世紀末,曾經有個著名的藝術家,一生創作不下百件作品。

  從未以真名示人,所有作品都以英文的最後一個字母Z署名。

  散會以後葉修繼續琢磨自己帶回來的證物,一邊隨手翻閱過去收集的各種資料,眼光瞄到這裡,就想起沐橙曾玩笑道自己和這藝術家是一路人。

  用了不屬於自己的名字和代號。

  發光。

  葉修十幾歲的時候頂替自己的雙生弟弟進入警校就讀,那時候還太年輕,頗熱血,畢業後幹下不少大事。打過、傷過、也在那些大打大鬧中認識不少損友。

  不同的是,Z名留至今,作品越發有價值;而他,換回了真名。

  他了結那件將「葉秋」兩個字推高到頂峰的案子,便把名字還給了自己從國外進修回來的弟弟。有人說他瘋,確實,十幾歲的小毛頭就有勇氣幹出替名這樣的事,那他再瘋這麼一回,也只是順應心裡的叛逆性。

  葉修選擇再次從基層警員混起,重新磨礪,到如今成為了麻煩收容區的領頭人。他在這兒碰上了不少有趣的人,親手創起了屬於自己的隊伍。

  除了老早就認識示的蘇沐橙、魏琛等人,年輕組合的唐柔、安文逸、喬一帆,加上某件霸凌案裡認識的高材生羅輯與街頭出身的包榮興兩外援。

  整天身邊鬧哄哄的,更別提還有那個喜歡帶著食物往他這裡湊的小學弟。

  周澤楷。

  他都要習慣了,習慣這個名字帶著每天準時出現的咖啡香與甜味。

  

  

  ◆

  

  

  葉修人歪靠在辦公椅裡,警帽蓋住大半張臉。

  周澤楷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景象,怕吵醒人,輕手輕腳地帶上門,找出空位擺早餐。

  他上班來時,遇見吃完早餐準備回家補眠的蘇沐橙等人,給塞了一袋子食物,說葉修還關在辦公室裡,讓他順道過來看看。他自然是不會拒絕,到組裡露個面後便往這裡跑。

  周澤楷瞧著前輩的睡臉發呆。睡著的葉修很難和那個追犯人大有一股追到死裡氣勢的葉修聯想在一起,疲憊得安靜。

  一般人只認為葉修是個值班時老愛打網遊、溜出門抽菸的不良警察。

  正是這麼個不正經的男人,從很久以前,就是他崇敬的對象。他聽過葉修還是「葉秋」時的事蹟,他見過葉修辦案時的縝密。他這前輩藏得太深,若不仔細去捕捉,永遠看不見他背後所做的龐大努力。

  何況,他親身體會過葉修追捕犯人的專注與狠勁──平時懶洋洋的一個人,就像找著獵物的狼,眼神特別活、特別明亮。

  特別吸引人。

  「唔……是小周啊。」

  警帽掀開,露出葉修懶洋洋的瞇瞇眼。

  「你臉上的傷怎麼弄的?」

  周澤楷摸了摸自己的右頰,那裡貼著塊OK繃,不就是和眼前這人糾纏讓碎石像給擦傷的。

  「跌倒了。」

  「跌成這樣?」

  葉修啃著燒餅油條,打量小學弟那張帥臉,除了那塊OK繃還有些淡淡的小瘀青。帥哥不愧為帥哥,受了傷也能帥出不同風格,就是讓人怪心疼的。他三兩口解決早餐紙袋一揉,壞心眼地去戳周澤楷嘴角那一小點瘀痕,惹得後者可憐兮兮地半閉眼睛。

  「走路別分心啊,你要是毀容老馮還不撕了我。」

  周澤楷碰碰嘴角,前輩沒用多少力,不疼。

  那邊葉修已經喝起豆漿,琢磨著一直沒離手的東西。葉修的手是天生的藝術品,好看,修長的手指收攏在薄掌中,拿什麼都像握有寶物。

  「這是?」

  周澤楷表示好奇,就見葉修表演似的手掌一翻,食指上扣著一小枚銀戒。

  「呵,今天的大收穫。」

  周澤楷眨了眨眼,整個人傻愣愣的。

  那是……什麼時候掉的?

  「戒指?」

  「而且是透露很多身分信息的物品,拿給鑑識組走一遍後我就拿回來了。你瞧,裡頭的英文字。」

  周澤楷自然地靠過去看,心裡早亂成一團。

  「不是Z的後人估計也大有關係,想把祖先四散的作品討回來也很正常。」

  葉修用拇指搓了搓戒指裡頭的英文字,小小的銀環在漂亮的十指間來回把玩。

  「有這玩意兒,哥不揪出他的身分都不行,現在一槍穿雲估計急著把東西找回去。」

  是該急。

  但讓前輩拿著,他又覺得似乎不用那麼急……

  「小周,你臉怎麼有點紅?」

  「……沒事!」

  周澤楷抿著唇,眸子裡滿是笑意,格外深邃。

  「高興。」

  

  銀戒裡,就三個字。

  三個英文字。

  Z.Z.K. 

  

  

  ◆

  

  

  「前輩?」

  「嗯?」

  葉修回神,就見小學弟擔憂的帥臉,經過一天小瘀青消得差不多,OK繃還顯眼地貼在右頰上。

  「抱歉啊、突然想到些事,走神了。」

  周澤楷沒在意,往他手裡塞了個金黃酥脆的蛋塔,把剛才說過的話又說了一遍。

  「這禮拜不在。」

  他垂眸,用手把掉在桌上的蛋塔碎屑撥進紙盒裡。

  「……回家。」

  「我記得小周家裡離十區挺遠的。一個禮拜,休得挺久吶。」

  「前輩,要吃飯。」

  「幾餐忘了吃也餓不死的。」

  葉修敵不過小學弟認真的眼神,哀悼自己難以回歸的苗條身材。

  「再說你收假以後還不補回來?」

  周澤楷被調侃後,噙著淺笑。

  沒有回答。

  

  

  

  興欣組休整過後,葉修召開慣例的檢討會議,順便把銀戒的線索告訴組員們。他雖然研究了整天,卻沒有多說其他話,任由所有人發想,藉此打破自己的思維死角。

  「Z……Z……姓氏的話可多了,趙、鄭、鐘、張……」

  「先查查以前比較常見的姓氏,可以縮小不少範圍。」

  「只能先這樣。」

  葉修也有這個打算,再神秘的人也是有戶口的。

  今天包子和羅輯兩個警制外的組員也加入討論,看著大家忙,也苦思冥想。

  「鐘,甄,訾?應該有什麼辦法可以篩選,增加正確率……」

  「哎呀!會不會是謎語啊?我最喜歡玩兒這個啦!走走看?做做看?嘖嘖、嘖嘖靠?」

  「誰會用嘖嘖當筆名啊……」

  「哈哈哈!嘖嘖的筆名太酷啦!」

  葉修聽著他們吵鬧,有些好笑,突然皺起眉思索。

  走走看?

  怎麼有點耳熟來著。

  

  

  

  若非粗心,也許還能再多一點時間……

  「小周……」

  他朝同伴笑了笑,戴上禮帽遮掩所有神情。

  他不知道自己還會不會回去。

  但,只要是他造訪的地方,那個人必定跟上。

  在這裡,依然看得見他。

  「走了。」

  不會離得太遠。

  

  

  

  「葉修,目標出現了。」

  蘇沐橙叩門,叫醒蓋著帽子補眠的人。

  「知道了。」

  葉修睡不沉,連打幾個呵欠,直朝嘴裡塞了根菸。

  咖啡因攝取量一減,煙癮更大了。


  

 


 

TBC.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