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時

【全職】[周葉-所盜之處] Episode 02藍鯨初現

► CWT39新刊試閱3,最後一發試閱,印調今日關

► 場後繼續貼完正文

► 全職周葉/架空警盜向

► 百日周葉013


!警告,慎入!


雖然標了警盜但只是想蘇想私心(咳)

一點也不刺激。←初衷就只是想寫「周葉兩人不務正業談戀愛」的傢伙

裡頭的制度手法什麼的 別認真、別考究,與三次元無直接關聯,都是腦內的自由設定,很不嚴謹肯定破綻百出.......

架空所以我就依著腦袋走了。

介意者,止步吧。


 





謝謝閱讀。












  02 藍鯨初現

 

  凌晨兩點三十分。

  今日夜色明晰,他沿著屋頂的積雪向前。

  半彎的上弦月灑落曖昧朧光,籠罩象牙白的巴洛克建築。

  夜裡的溫度偏低,呼吸間的冷空氣足以使腦袋維持清醒。

  今天的目標,只有一個。

  聯絡器發出行動前的確認,他沒有任何遲疑地傳回答覆,朝著看不見任何著力點的建築陰影,向下一躍。

  彷彿聞見海風的鹹味。

  

  

  ◆

  

  

  展示玻璃內,純淨透明的水晶城人魚優游,細膩的雕工將傳說中的物種展現得更加美麗且夢幻,作品的完成度極高,就是最小的窗台裝飾都毫無偷懶。

  更令人詫異的,是人魚之城的大小。

  「這人魚窩……比我家沙發還大啊!」

  「難怪說要將物品轉移的時候,館長不答應了。」

  「你說Z當初做的時候怎麼不乾脆弄大一點,還能住人!」

  「嗯、我比較想知道這時候葉修跑哪兒去,就要三點了……」

  唐柔和方銳守在人魚之城前,小聲對話。

  蘇沐橙藏身在半樓的狙擊點。

  魏琛、喬一帆、安文逸和莫凡分別各通道口蹲點。

  兩點五十七分。

  離一槍穿雲現身還有三分鐘。

  葉修不見人影。

  

  

  ◆

  

  

  「警力重點集中在人魚之城周圍,你行動的時候小心點,二樓有狙擊手。」

  「和預想中一樣。」

  同伴提點著警察佈署點,他一邊聽一邊貼近窗口,清楚瞄見女性狙擊手潛伏的背影。

  他觀察著狙擊手的呼吸,率先踏出右腳,點踏在窗戶底部略為突出的雕飾線上,足尖與身子同時一轉,進入窗戶之間的遮擋面,後背緊貼著牆,僅靠足跟的踩點取得平衡。

  兩三個循環,他抵達最適合突破的窗口。

  「進。」

  

  

  ◆

  

  

  三點整。

  「整點了,還沒來。」

  「小唐妹子,等待是種美德,身為好警察等一等對方是應該的。」

  一分鐘前回來的葉修站在二樓與蘇沐橙確認時間,左手插口袋裡。

  「你們好好守著,別鬆懈了啊。」

  「你去哪?」

  「去附近走走,說不定就讓我找到了。」

  

  

  ◆

  

  

  三點零五分。

  他來到展示櫃前,輕托遮擋在視線範圍內的帽沿後皺起眉。

  「沒有。」

  「什麼意思?不是吧……」

  防盜玻璃後頭,空無一物。

  

  

  「在找什麼嗎?」

  葉修慢慢悠悠地出現在門口,面前的一槍穿雲迅速舉起雙槍。

  兩個黑黝黝的槍孔指著自己,葉修渾然未覺,足下不停,還有餘力瞇起眼睛試圖辨識禮帽下的長相。

  一槍穿雲持著槍不動半步,任由聽到現況的同伴在聯絡器裡焦急地催促。

  彼此之間最後五步的距離。

  他們從未如此靠近過。

  「哥都走到跟前了還不跑,你是第一個啊。」

  能夠頂著雙槍走過來,你也是第一個。

  一槍穿雲無聲輕笑,目光順著葉修左手挪到微微鼓起的褲子口袋,圓環的形狀正符合他此次的行動目標。

  藍玉手鐲,真正的名字該叫藍鯨玉鐲。

  「這小鯨魚我還能放口袋裡保管,人魚之城我就沒辦法了,等著你乾坤大挪移呢。」

  葉修聳肩,全然不覺得自己把幾百萬的玩意兒塞在口袋裡有負擔。

  ──上當了,這個人早就知道人魚之城是個幌子。

  雙槍上膛,槍聲合作一響。

  廳堂主燈與窗戶同時碎裂。

  

  葉修挪開遮擋的右手臂,瞅了眼透入月光的碎窗,在黑暗中毫不猶豫地選定方向追上去。

  

  

  ◆

  

  

  三點十五分。

  「就說這麼大個玩意兒一個人怎麼扛得走!」

  「葉修人又不見了,剛才肯定那槍響和他脫不了關係!」

  「搞不好他倆私奔去啦哈哈哈哈!」

  他們按照葉修的交代,牢牢守在原地,一槍穿雲不是孤身前來,附近肯定還埋伏他的同夥,就怕輕舉妄動後人魚之城有個萬一。

  「葉、葉修前輩來消息了!」

  一團騷動。

  

  

  ◆

  

  

  他們一路爬上美術館五樓,到處堆滿了雜物與損毀的藝術品。

  葉修控制著喘息,在能見度低得可憐的視野下,持著警用配槍注意周圍的動靜。靈敏的五感讓他捕捉到除了自己以外的微弱呼息,他更加專注,避開障礙物搜尋。

  「喀噔。」

  後面!

  葉修遲了一步,回身的瞬間腿部失力,整個人絆倒在地,左手反折,再加上抵在背骨中心的硬物制止了他所有動作。

  他無視背上的槍口掙動,卻連同左手整個人被對方壓制,要脫困得花點時間。葉修繃緊神經準備隨時反擊,一槍穿雲倒是直接將手伸進他褲子口袋裡。

  「動咳咳、動手動腳的,非禮……咳……」

  葉修開口就讓滿地灰塵嗆了個正著,要咳又要呼吸,一槍穿雲壓在他身上的體重更迫得他險些緩不過氣。咳嗽之餘,藍鯨玉鐲即將滑出口袋,他放開手槍攥緊右拳,蓄力已久的身子猛地一翻,右肘揮出。

  低沉的悶哼後碰撞聲起,餘光中一槍穿雲摔入紙箱堆中,雕像破碎灰塵飛揚。剛才肘擊中了對方的腹部但絕對不足以影響逃跑,葉修沒有停頓,確認東西還在後,迅速起身上前。

  他站到一槍穿雲摔落的紙箱堆中,企圖在模糊的視線中找到人。黑影從左視野閃過,葉修要追,熟悉的小紅點便擦過鼻尖,子彈擊碎他左後方的大型藝術,斷腿的女神雕像乓噹乓噹的朝他倒下。

  現在館長連維修的費用都省了。葉修腹誹,對方的狙擊手比蘇沐橙差些,但夠聰明,避開人擊中的盡是些接近他又能製造出更多粉塵的物品。

  他掩住口鼻不斷嗆咳著,月光被破碎的窗戶放入,使得飛塵更加難辨。有那麼一會兒,他感覺到溫熱的氣息拂在耳畔,伸手扯住的布料沒能捉緊。

  所有聲響就和這細膩的觸感一樣迅速消失。

  葉修趕緊湊到最近的窗口,戴著禮帽半身隱沒在錯落的民宅間。他摸了把口袋,只摸到自己的菸盒。

  「嘖。」

  點燃菸,葉修抹著難受的眼睛,笑得頗為愉快。

  要不是怪盜總擁有些奇怪的小聰明和傳統,他也不能從上一次被一槍穿雲盜走的黃金星盤推得這次的目標。

  Z的創作紀錄裡,迦勒星盤的主要功能並非觀星,而是為了諭示人魚城的方向。但在抵達人魚之城以前……

  「得先找到『藍鯨』才行。」

  

  真正的藍鯨自然得親自鎮守在於人魚之城前啊。  

  

  

  ◆

  

  

  他拿起深藍色的玉鐲,輕輕嘆了口氣。

  後頭也是一團亂糟糟。

  「千辛萬苦弄回來的東西居然是仿品!」

  「啊!我的睡眠!我的假期!」

  「咱們疏忽了,葉神是卯足了勁兒啪啪啪地打臉回來。

  「敬業啊、為了這假貨還跟小周滾得滿身灰塵。」

  想到剛才的混戰,他也是第一次發現那人特別會裝,腰側現在還隱隱疼著呢。

  「隊長你笑啥?」

  他趕緊摸了摸鼻子,遮掩臉上的笑意。

  

  

  ◆

  

  

  等到塵埃落定,葉修彎下身去找自己亂扔的配槍。

  散碎的玻璃與石塊間,一枚閃亮的小玩意兒引起了他的注意。

  

  

 


 

TBC.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