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時

【全職】[周葉-所盜之處] 00 Prelude

► 最近在忙乎的東西,CWT39新刊試閱【序】

► 場後會繼續貼完正文

► 全職周葉/架空警盜向

► 百日周葉011




!警告,慎入!


雖然標了警盜但只是想蘇想私心(咳)

一點也不刺激。←初衷就只是想寫「周葉兩人不務正業談戀愛」的傢伙

裡頭的制度手法什麼的 別認真、別考究,與三次元無直接關聯,都是腦內的自由設定,很不嚴謹肯定破綻百出.......

架空所以我就依著腦袋走了。

介意者,止步吧。






再讓我講個(滾


據說試閱都是騙人的<

第一次嘗試的設定,老實說不像前幾篇順手,只是想寫所以寫了。

一邊私心一邊痛哭想著可以列出跟覓見一樣長的警告之產物(?)

謝謝閱讀。 












  00 Prelude

  

  朦朧夜霧中,無數街燈勾勒出璀璨的線條,車流帶動的虹光穿梭其間。

  一點一點,微小光亮恍若世間星辰,連結成看不見盡頭的光河。

  

  他站在鐘塔至高點,俯瞰這條橫過大陸的燈火星河。價值匪淺的純金星盤垂掛在指間,卻不再吸引他任何注意力。

  只在夜晚與星辰同出,人們毫無所知的情況下締造而成的陸地銀河,比那些所謂金銀珠寶,更加令他著迷。

  如此令人難以自拔,終其一生都難以盜取。

  ──想讓他也看一看這樣的景色。

  何其相似。

  又看了好一會兒,他才捨得摸索手上的星盤,熟練地操作機關,讓許久未運行的星盤儀器恢復功能,毫無挑戰性的成果讓他擺弄兩下就興趣盡失,就連今天的行動都過於輕鬆──就是用走的,行動的時間也不到平常的一半。

  接著,他壓低身驅,動作靈活的邁開靴步下踏幾層,來到鐘塔的南面仔細去辨認金黃色彩中紅藍交錯的光點。幾輛警車稍早便包圍了那棟他後腳剛踏出的大樓,現在大概也進入搜查尾聲。

  警方進度的落後還得歸咎於今日的目標物主,過於盲目地相信自己雇傭的保全。結果三更半夜的,那些大漢一個睡得比一個香,當時手已經從展示櫃裡伸出來的他,按著微型聯絡器向同伴詢問狀況。

  「太早了?」

  「不,你今天很準時。物主在收到我們的通知後,沒有報警。」

  「……」

  「嘿、別鬧彆扭。沒有葉神出馬今天可以提早收工,明天我們都還要值班呢,快出來吧!」

  「……」

  「……拿你沒辦法,照物主的個性肯定會事後報案,企圖把責任推到警方身上,你到鐘塔那兒等等吧,十區的警力發配還是很快的。」

 

  大樓的警力開始撤出,底下率先走出來的人身邊跟著緊追不捨的星盤失主。只見那連制服都不穿、全身縮在風衣裡的警察擺了兩下手便掏出菸盒忙乎,失主在一旁臉色漲紅得講不出話。

  不用猜,失主的反應肯定又是那人合乎道理卻讓人難以接受的說話方式造成的。

  「嘶…聽…嘶……走……」 

  現在選定的位置可以看將底下的情況看得相當清楚,隱蔽性也足夠,唯一的缺點便是風大,使得聯絡器發出的指令模糊在空氣中。他大致了解同伴傳達的意思,悶笑著朝聯絡器輕輕答了一聲,抬手壓住被風吹起的禮帽前緣。

  起風了。

  明天應該會下雪……買熱咖啡和前街的溫蛋糕剛剛好。

  低下頭,再次看了眼已經走到車前的警察,他順著陰影的遮擋跳躍,輕快地踩著計算好的著力點離開鐘塔。

  

  ──那個人。

  那個不論他到哪裡,都肯定會追趕上來的人。

  然而若是他有一絲大意,對方就會立刻結束這場追逐。

  

  ──那個人。

  是他看中的目標裡唯一毫無把握的。

  置在盜取的第一列。

  

  

  ◆

  

  

  葉修攏著大衣領子,來到車子的左側,敲了敲車窗,裡頭的人立刻探出頭來。

  「可以回去了。」

  「好咧老大!」

  交代完,葉修聽著車內的人對著無線電興奮地亂吼,自個兒站在車邊抽菸。不遠處的鐘塔準時在整點悠悠響起,葉修抬眼望去,薄霧與陰影造成的視覺阻礙,他瞇了瞇眼後便放棄尋找的意圖。

  「包子別拿無線電唱歌,小唐你也不阻止他。」

  葉修確認組上的所有人歸隊才坐進車裡,在駕駛一路的哼哼唱唱返回。

  想到明天還得應付失主的死纏爛打,他便懶得阻止包子走調的歌聲,搓著懷裡從大樓裡拾獲的卡片邊角。卡片封面繪製了他見過無數次的雙槍符號,及「一槍穿雲」的署名。

  葉修望著窗外街景閃過,鐘塔在離得麼遠的一段距離後依然高聳可見。

  可惜,錯失這回機會。

  

 

 

TBC.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