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時

【隨影】02 試閱完

► 全職周葉,奇幻架空向

► 騎士周 X 魔族葉,傻白甜 

► CWT38 薄本新刊 兩發試閱之二結束  詳細

► 百日周葉009


02 騎士與魔法


  騎士需要學習的東西很多,就如同葉修所說的繁重。劍術、騎馬、禮儀、棋藝、詩歌,為了成為合格的騎士,周澤楷每天都相當忙碌。然而自從魔族少年加入到他的生活中後,周澤楷發現艱辛的訓練課程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難捱。

  葉修從不走大門,小騎士學習多久他就翻幾年的牆。

  周澤楷總得定時清理扔滿地的蘋果核,以及被折來和他對練劍術的樹枝。

  最奇怪的是這魔族老愛故意逗寡言的小騎士唱詩歌,聽著莊重的樂曲打盹,度過愜意的午後。

  他的老師依然無聊了就跑出來找葉修麻煩,卻不再阻止他和葉修湊在一塊兒。

  那幾年小騎士的劍術進步飛快,他老師得意得鬍子都要翹起來。被葉修每年壓榨的蘋果樹,隔年肯定長得更加茂盛。大小馬兒養成了和魔族一起聽聖歌的習慣,時間一到就會自個兒從馬廄裡溜達出來。


  

  周澤楷成長得很快,但葉修總是走在他前頭。

  

  他七歲那年,葉修看起來像十三歲的少年。

  他十歲那年,葉修仍然是初見的少年模樣。

  他十三歲那年,葉修開始抽高、變化。

  他十五歲那年,葉修已經像個二十歲的青年。

  魔族的時間和人類極度不同,葉修的改變帶給周澤楷的震撼不亞於當初發現葉修已經九十幾歲的那回。

  他說的劍術練了十幾年從來不是騙人的。

  親眼見到魔族成年的小騎士心裡浮出的念頭,只有更加努力的練習、再更多的鍛鍊。他知道葉修不會慢下來等他,所以無論有多辛苦他也要追趕上去。

  讓彼此的距離不再遙遠。

  從千步,到百步。

  到十步、一步……半步。

  寸步不離。

  後來周澤楷才知道,原來他早已學會身為騎士最重要的一項。

  「小周、孩子,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教給你了。」

  他的老師在歲月消磨下更加年邁,然而騎士的風骨仍存留在老騎士的眼神與姿態中。長年執劍佈滿厚繭的手掌欣慰地拍在他肩膀上,有些沉。

  「你已經成長為一個優秀的騎士。」

  「恭喜你了,小傢伙。」

  周澤楷和葉修提起老師的畢業宣言,向來沉著得有些慵懶的魔族笑容裡多了一份正經。

  嗯,不該叫你小傢伙了。葉修認真地看了幾眼比他高出一些的騎士,那張俊美得過分的臉上完全不見小時候軟嫩可愛的模樣,要不是少了尖耳,就容貌而言反而比他來得更符合魔族男女通殺的長相。

  葉修笑著嘆氣。

  「我該走了啊。」

  「葉修?」

  周澤楷愣了一下,握住葉修方才抬起卻不知為何收回的手腕。

  「你啊、快找個大人物效忠,未來還長著遠著,哥教過的人出名還只是小意思。」

  葉修知道周澤楷定然懂他的意思,即使現世對魔族的印象已經改變很多,觀感卻也算不上太好,一個整天和魔族廝混的騎士又怎麼能讓效忠的主人信任、讓敏感多疑的人民放心。

  人類,就是個麻煩的種族。

  幾乎是他手把手教出來的小騎士,如此引以為傲,他不走不行。

  ──誰都不能阻擋你的道路,即使是我。

  葉修動了動自己的手,示意周澤楷鬆手,彼此之間硬要比力氣的話,還是專業鍛鍊的騎士更加有利。

  「別走。」

  周澤楷抿著唇,不願放開他。葉修剛才一說要走,他胸口就悶悶的疼。

  葉修給予回應的表情讓他心口像是被人一陣一陣的揪痛,騎士皺起英氣的眉宇,若不能說服魔族留下,這股疼痛只會更加嚴重。

  他不笨,會這麼難受的原因他一直以來都藏在心底。

  「別走。」

  周澤楷再一次重複,扣緊葉修冰涼的手腕,口吻染上幾分可憐兮兮的味道。

  打定主意的魔族卻不是這麼容易動搖的,無奈地說了句別鬧、都二十了成熟點,騎士低著頭沮喪不已。

  「吶。」

  葉修拍拍周澤楷的手背,他堅持不放。

  葉修捏捏周澤楷的手背,他不為所動。

  葉修使勁要拉開,他乾脆兩隻手一起握住。

  「拽著不放成什麼樣子,讓人誤會和魔族訂契約你說破嘴也解釋不清。」

  魔族心累,讓個騎士黏著不放也是史上頭一遭。

  騎士反倒像是被提點了什麼好主意,立刻抬起頭,眼睛亮得不得了。

  所有煩悶難受在念頭浮現的瞬間消散,周澤楷的憂鬱表情盡褪,魅力滿分的臉此刻格外吸引人。

  溫柔、專注,彷彿全世界只裝得下眼前的人。

  騎士與其效忠的主人之間特有的羈絆,甚至勝過與伴侶間的愛情。

  葉修將這稱為騎士的魔法。

  卻沒有料到有一天會作用在自己身上。

  「……老頭子會殺了我。」

  「有我在。」

  「你清醒點,這事可不能當玩笑。」

  「沒。」

  「認真?」

  「認真。」

  「你又知道我樂意了?」

  葉修用滿不在乎的語氣,覆蓋在他上面的寬厚手掌收得更緊,暖人的溫度固執地傳過來。

  「知道。」

  周澤楷微笑,執起那雙不再掙脫的手,如同葉修懂他,他懂葉修不會更少。

  他屈下單膝,將笑意印在白皙的手背上,貼於額前。

  葉修垂下目光,看著周澤楷的髮旋,他有許多方法可以阻止周澤楷做傻事,也有許多理由足以要求周澤楷停下來,但是言語到了口邊卻沒有發不出任何聲音。

  就像他說的,自己無法拒絕。

  「我欲成為你手中的劍,為你抵擋所有來敵。」

  騎士低沉的嗓音清晰響起,平時少言如他,這回沒有任何含糊省略。

  「我欲成作保護你的盾,使你不受任何痛苦傷害。」

  「我的生命、忠誠、財富……一切屬於你。」

  周澤楷將他的手按至左肩,方才低垂的俊美臉孔完整露出來,墨黑底色卻有如藏了星子的眼眸,清楚映照出他的模樣。

  一如他們的初次見面,那小小的孩子抬起頭仰望他。

  他啊,當初就是太無聊了,才會老翻牆找樂子。

  周澤楷的老師還有其他人都是他十幾歲時遊歷認識的朋友,在他亙古的時間裡,他的朋友一個一個都和老騎士一樣衰老。在朋友們都年邁的以後,葉修就極少再頂著這張年輕的臉出現在他們面前。

  他們至少還有彼此作伴,而所謂的永恆,不過就是在所有人離開後,獨留的那一個。

  他大概寂寞太久了。

  才會傻到對一個年限不過百歲的人類小騎士產生感情。

  才會縱容一個優秀的騎士傻到效忠被世界恐懼的種族。

  「我,周澤楷,向我主葉修永恆的生命起誓──」

  才會……

  灼熱感自指尖蔓延至心口,在誓詞完成之後,他們都將在最接近心臟的地方落下對應的印記。


  「即使你並非光明,我也隨你走入暗影之中。」


  才會在騎士擅自添加的末句結束後,沉默地想著與他分享生命的可能。


  「……別看了,趁老頭子發現之前我們快走吧。」

  葉修哭笑不得地拉住周澤楷翻著衣領檢視騎士印記的動作,卻沒能阻止新出爐的周騎士一個人傻樂得笑容不斷。



...


评论(1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