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時

周葉【Above】1

  

► 現代非原著PARO

► 靈異溫馨打遊戲向(?)

► 劇情撒狗血,日更近日不穩

► 百日周葉006  

  

  

  

  

  「老魏啊,跟你說件事。」

  葉修面色凝重,拍了一把同事的肩。

  「最近閣樓那兒常發出些怪聲,哥昨天爬上去看的時候……

  「居然一個人也沒有。」

  「臥槽!老葉你!為了根菸至於嗎?給你給你給你!」

  魏琛瞪眼,抄起桌上的菸盒扔過去,老骨頭一溜煙跑了,葉修從沒見他動作這麼靈敏的時候。

  「……認真跟你討論呢。」

  葉修撿起那盒菸,不拿白不拿。

  

  

  他租的那棟房,這陣子閣樓裡確實發出了怪聲。

  什麼都沒有也是真的。

  

  

  葉修聽見怪聲細微地穿過天花板而來時正在打遊戲,那是個敲打著輕巧東西的微妙聲音,似乎已經持續很久。若不是正巧遊戲裡的PK告終,背景音效瞬間轉弱,他也不會注意到。

  葉修住的樓層高,上一層就是閣樓,據說雖然裝潢老舊但挺寬敞,房東帶他參觀的時候就說了沒打算租出去,等重新整修好再說。所以樓上沒住人,葉修很清楚。

  起初他以為是小動物在挖洞蓋窩,但連續幾個禮拜不消停,那老鼠日子過得該有多滋潤才需要這麼大的窩?

  某天下午,他忙著在競技場裡刷戰績,那怪聲音又開始了。

  噠噠噠‥-

  咚咚咚‥-

  被攪擾到這個地步,他決定還是上去瞧瞧,就當是給房東趕老鼠,說不准下個月房租能便宜些。

  「等,暫離。」

  隨手敲幾個字,拒絕同個對手的戰鬥邀請,葉修撈起打火機帶著鑰匙就出門。

  他朝著閣樓的方向走去,老舊的木梯發出悚人的聲響,然後他就注意到那小聲音悄悄消失了。

  點了根菸,驅散涼意。他看了眼沒關緊的窗,再度邁步走上台階。

  咚咚咚‥-

  嗄嗄嗄‥-

  在木低呻吟的掩蓋下,微弱的敲擊聲不知何時又出現。

  葉修搓了搓雙手,握上生鏽的握把,肩膀同時抵住門扉施力。長年未用的轉軸發出刺耳的噪音,卡榫堅持一陣後乾脆斷開。

  閣樓的門緩緩大敞。

  半燃的菸落在地上。

  

  後來?

  

  ……後來他忙著滅火呢,差點把閣樓整個燒了,誰知道開個門需要費那麼大勁兒?他就滿頭大汗地撇了幾眼,扯了塊地墊蓋住焦得亂七八糟的地板,拉好門逃離肇事現場。

  回到電腦前,剛才的神槍手竟然還在對戰房裡,他讓自己的角色擺了個姿勢,送出對戰邀請。

  「繼續?」

  很快,兩個人的角色開始新一輪的勝負。

  等葉修下線,覺得耳根特別清淨,才想起午後閣樓裡倉促的幾眼。

  那小空間意外的採光良好,簡單的幾樣家具擺著,還挺乾淨的,就連窗子都沒沾什麼灰,可以看到他工作的大樓。

  他差點忘了房東曾說過有人定期來打掃,估計那時他都出門去了,還沒碰到誰上樓過。

  既然如此,哪能有什麼老鼠。總不是清潔人員定期餵養?

  於是他抱著滿腹疑問,隔天找上隔壁的資深同事準備好好探討探討。誰知道那老魏反應讓人心寒,完全沒有給他解決的意思。

  葉修抽著免費得來的菸,從窗子望出去,一眼就認出自己住的那棟樓。

  希望房東別太快發現閣樓地板讓他燒了個洞,他一窮研究生靠著實習津貼過日子可緊巴了。

  

  

  

  乾淨的小閣樓裡,掩蓋燒痕的地墊被默默移開,半透明的身影蹲在那兒觀察,又悄悄把它蓋回去。

  昨天……嚇到他了?

  「他」回想昨晚睡得不能再熟的鄰居,不太確定地撐著腦袋,望著對棟的大樓發呆。

  現在去工作了。

  有點,無聊。

  「他」搓了搓手指,盡情操作鍵盤的觸感還餘悸猶存。

  下次要贏。

  

  

  

TBC.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