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時

全職周葉【筆之海】5

► 滿粉點文 可戳 /  @米伯家 

► 蟲師PARO→ 執筆者周澤楷 蟲師葉修

► 應該是最後一發了,記錄個6028

► 百日周葉005  

  

  

  

  

  陳果今年沒有迎來預想中的訪客,整天都顯得悶悶不樂,閨密一來只見到平日多活潑的一個人愁眉苦臉。

  陳果也知道自己沒有資格失望,四年對一個人來說的確也夠久了。但若是連他都放棄的話,又有誰會等待下去?

  少女的憂鬱持續到某位侍者來訪,善聊的他一共就帶了兩句話。

  以後都不會再來。

  已無必要。

  陳果傻了很久,才從侍者的笑意中領會他的意思。頓時抱著自家閨密又哭又笑,嚇得人家姑娘差點上前把侍者痛揍一頓。

  親手將當年的木盒交環給侍者,人找著了,以後自然也用不到。

  

  

  

  失去五年時間的蟲師先生,從筆者身上感覺到明顯的差距。

  除了身高、長相,性格似乎也變了許多。

  曾經多好一個認真工作的孩子,現在整天想著翹班跟著他出門流浪。雖然他們的確是約定過了,但在侍者們的眼神控訴下他心裡還是挺有負擔。

  此外,就是最近相當積極地……啃他。

  也許是第一次成功以後就無顧忌了,時常盯著盯著就啃了上來。嘴皮子被啃個幾口倒也無傷大雅,但周澤楷似乎就只知道到這裡。

  蟲師摸了摸下巴,發現自己居然在想這種問題,頗為無奈地嘆氣。被侍者抓來書室工作的周澤楷聽見嘆息,偏過頭看他。然後身子一轉、手臂一伸,把他整個圈在懷裡──體力優勢?這項早在周澤楷學成了走路時就消失無蹤。

  瞧,多好一個人,別人想要還沒有呢。葉修勾唇笑了出來。

  「小周認真點,工作呢。」

  「寫完了。」

  倚著櫃子,嘴巴又被啃了幾遍。葉修半瞇起眼睛,修長的手指順進筆者的髮,輕輕扣住佔完便宜心滿意足的筆者。

  蟲師先生咬了一口俏挺的鼻子,見那張百看不膩的臉露出呆滯的表情,玩性和捉弄的意圖大起,他愉悅地輕聲低笑。

  「行,那我們來學點其他的。」

  光線昏暗的書室,一點曖昧情愫就能渲染成災。

  唇舌、喉頸、到目光能及的每一吋肌膚都遭到舔舐或撫觸,熱度攀升的速度快過了兩個人的思考,抱得越緊,吻得更深。

  擁抱著彼此,汲取體溫傳達的溫柔,思考也成了不必要。

  

  很快,被放倒的蟲施先生就懊悔地唏噓不已。

  

  這回栽大了。

  

  恨恨咬了一口眼前的白嫩肩膀,留下清晰的齒印。

  「最遲後天得走,要趁大蟲上門之前離開,小江他們應付不來。」

  葉修說完,有好一陣子的靜默,睡意正沉,環住身體的手臂提他調好舒適的姿勢,緊貼彼此。

  「我跟你。」

  

  

  日後發現自己面臨失業問題的眾侍者們臉上各種精彩,更別提和筆者從小玩一塊兒的江侍者,他手上還比別人多了個寫著「代理」兩字的餞別信。

  於是筆者宅邸宣布閉關,所有蟲師的拜訪申請都被遷怒地退回。

  直到隔年,執筆者手上抱著個軟糯糯的孩子回來,他們還來不及抱怨就又被震驚得反應不過來。

  「繼承人。」

  「我兒子,可愛唄?」

  被怨念無數次的蟲師笑得特別無良,讓孩子開口叔叔哥哥的喊。

  「……我操,你倆是消失去哪了連孩子都能有?」

  筆者奇怪自己不過離開一年,伙伴們都變得不大正常了,看看那一個個臉上過度震驚的表情。他決定多說幾句,挽救伙伴們的智商。

  「收養的,很乖。」

  說著,他看了孫翔一眼。

  「不准欺負。」

  正試圖捏那軟嫩臉頰的某人不甘願地收回手。

  小邱非就在筆者宅邸留下來,侍者們總算找到了生活重心,尤其是江侍者更加用心地培養起這個小主人,致力於栽培一個負責任的好孩子。

  不可否認,葉修選的這個孩子資質上佳,性格還出奇的認真。雖然完全比擬執筆者的血脈,但若學成,也會是個出色的書寫者。

  

  從筆者宅邸寄來的信條中得知小邱非適應良好,筆者和蟲師總算全然放心。

  這是他們所虧欠的,不可能真正毫無負擔地遠走。何況筆者宅邸壓根兒沒給他們壓力,在他們離開後一封追討信也沒出現。

  理所當然要予以補償。

  

  

  就如他們曾經約定,蟲師帶著筆者去親眼見識那些他書寫過的故事,看人、看景、看每一個地方。

  山之巔,花之島,霖之湖……

  他們樂於不斷為了委託奔波、調查,除了每年固定拜訪熟識、回筆者宅邸看看越發優秀的孩子,極少有停下來的時候。

  

  

  

  

  他們走了很久很久。

  漫漫長途,一路相伴。

  

  直至終點。


  

  

  

END.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