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時

全職周葉【筆之海】3

► 滿粉點文 可戳 /  @米伯家 

► 蟲師PARO→ 執筆者周澤楷 蟲師葉修

► 嘖,再來不讓小周有點福利不是人

► 百日周葉003  

  

  

  

  

  牽引方向的鐵鍊只剩一小截掉在地上,殘缺的斷面上沾滿血跡。 

  葉修咬著最後一根蟲菸草,沒有點燃。

  他不知道自己在這裡待了多久,外頭時間又流逝多少。

  和劉皓對峙的結果比他想像得要糟。

  他知道這個舊同行討厭他,卻沒想居然討厭到恨的地步──千方百計將他引來,驅使惡意畜養的蟲逼著退入虛穴,就連鐵鍊都動了手腳。早已不再作為蟲師捷徑的虛穴,若放開唯一引導方向的鐵鍊,只能迷失於廣闊的時空之中,不知年月。

  劉皓滿臉猙獰扯斷鐵鍊時,他只回憶自己曾經做了什麼何至於如此。

  大部分人類害怕著蟲的存在,在他看來,人心若充滿惡意比蟲又來得更加可怕。葉修不再深想,所有事到了這裡都已經結束。

  劉皓最終被自己畜養的蟲吞噬殆盡。

  他則困在虛穴之中。

  

  

  

  

  

  奇怪的流浪蟲師消失了。

  一年,兩年……

  始終沒見到往年訪客的人們四處探問,陸續找上可以傳遞書信給所有蟲師的少女。信自蟲繭消失,遊走的空靈往返得相當頻繁,卻沒有一次帶來回音。

  而掌管空靈的少女傳人還迎來了意想不到的訪客。

  俊美的拜訪者留了下來,每天書寫紙條請少女為他傳送。

  持續數日,紙條上都只有兩個字。

  少女不厭其煩地將紙條一遍遍投進同個蟲繭中,兩個字的信箋她絲毫不覺得簡短得可笑。不只因為內容,這位拜訪者除了寫紙條,其他時間都在她的院子裡專心致志地練習走路。

  心無旁鶩。

  訪客的侍者安靜抱著被棄置的枴杖,少女捏著鼻樑,覺得眼睛酸得難受。

 

   

  「陳果姑娘。」

  少女停下抽絲的工作,起身的時候愣了一下。

  「江先生,你們要走了?」

  「是的,離開太久畢竟不好,這段時間打擾您了。」

  親切的侍者和她一同望向坐在門旁等待的俊美筆者,光影照在那半張發呆的側面上,朦朧不清。

  「如果有任何消息,還請您通知筆者宅邸。」

  「當然沒問題。」

  「還有……」

  侍者從行李中翻出個盒子,交給陳果。少女打開,是一疊疊寫好的紙條。

  「這些也麻煩您了。」

  「……好的。」

  少女捏捏鼻樑,把難受硬是憋回去。

  侍者點頭和同伴一起提起行李,目送他們走出庭院,少女突然開口喊住他們。

  「葉修他……肯定很快就會回來!」

  還走得不大利索的筆者撫摸著拐杖上的木紋,半回身頷首。

  

  少女多了一項工作,每天定時將兩個字的紙條投入蟲繭中。

  在木盒中的紙條只剩下最後一張,少女正想著要不要自己動筆時,那位筆者又再度造訪,做同樣的事。

  隔年亦然。

  而她從第一次之後,就再也沒有見著那根拐杖了。

  筆者的每一個變化,少女都替消失的蟲師暗暗記錄下來。

  如果他知道自己錯過這麼多,肯定會感到懊悔吧?覺得可惜,就應該早點出現。

  

  

  

  

  

  

  他從不斷行走和尋找中停下休息,看膩了虛穴那一成不變的風景,精神上的耗損就是他也吃不太消。

  蟲師背上的木箱久違地輕輕響動起來。

  他拿出原以為已經破損的蟲繭,攤開那小字條後,微微發楞。

  兩個字,筆跡就是閉上眼也難消失。

 

  等你。

  

  

  

  

  

  

  

  

  

  等你。

  歸來。

  等你。

  歸來。

  ……

  等你,歸來。


  

  

  

TBC.

  

  

评论(1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