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時

全職周葉【筆之海】2

► 滿粉點文 可戳 /  @米伯家 

► 蟲師PARO→ 執筆者周澤楷 蟲師葉修

► 後續再來不保證了,感謝姑娘點文

► 百日周葉002  

  

  

  

  

  葉修放下卷軸,捏了捏眉間醒神。原以為睡著的安靜的執筆者似乎從頭到尾都凝視著他,充滿耐心地等待。

  「一點也沒落下啊。」

  照明用的螢燈閃忽幾下,蟲師先生獨特的慵懶聲調這時顯得特別溫和。

  周澤楷心臟跳得特別特別厲害。

  看著對方,就特別想做些什麼。

  ……是什麼?

  他深深吸氣,在快要抓住答案的瞬間,門被用力敲了幾下,迅速地打開。

  「……吃飯。」

  新來的蟲師侍者老大不爽,滿臉都是「為什麼派我來」的怒氣,看也不看作為客人的葉修,朝向周澤楷硬梆梆吐出兩個字。

  主僕兩人大眼瞪小眼,一個無話可說一個不想說話,還是葉修幫忙提了拐杖過來喊餓才破開靜止咒似的局面。

  「肚子餓自己去外面找吃的,誰說要留你吃飯了!」

  新侍者憋不住,還是對這位自己極度看不順眼的流浪蟲師吼起來。流浪蟲師聳肩,理所當然地用兩個字回答他。

  「小周。」

  「嗯。」

  新侍者的臉皺得像顆酸梅,砰砰砰的踩上了樓。

  被討厭的蟲師先生不甚在意,輕拍面帶歉意的執筆者。

  「吃飽飯我再給你說幾個故事記錄紀錄。」

  「好。」

  

  

  葉修很早以前就離開家,開始獨自一人的旅行。

  容易吸引蟲聚集的體質,他無法在相同的地方停留太久。他離開家人走遍各個地區,結識了不少同行,有時結伴走上一段,也算熱鬧。

  他就這樣四處旅行,每年走訪那些認識的新舊朋友,在特別有交情的幾個那裡待上幾天,接著繼續旅程。

  不緊不慢,他總能掐算到最合適的時間,在蟲聚集過盛前離開。

  他解決不少與蟲有關的事件,也獲得許多有趣的故事。

  就像他當年在尋找解決辦法的途中,認識了小小的執筆者一樣,成為他向下一個或下下一個旅伴津津樂道的緣分。

  北湖那裡就住著一個溫文爾雅的蟲師和話異常多的鑄劍師。

  西山上善於占卜的先生養了一群戰亂中失去父母的孩子。

  海中央將小島種滿了花的花匠還在等待踏上彩虹之人回歸。

  還有像他一樣四處遊走的旅人、義軍……

  人與蟲。

  蟲與人。

  人與人。

  每年,他都會多上一兩個需要拜訪的地方。

  然後再把這些故事帶回來,說予那筆者書之紀錄。

  

  茶後敘話,接著啟程。

  

  也許哪一天,在對旅行這件事失去興趣之前,他就能夠安心定居於某處。

  也許終其一生,他都無法長留一地,如同他難以厭倦旅行。

  

  「要走了?」

  「飯吃過了,故事說完了,小周也看過了,再不走孫翔臉長歪事小,破壞你們形象我可就難辭其咎了。」

  蟲師先生獲得解禁,大口大口地吸著蟲菸草,心情極好,連語氣都上挑幾分。

  俊朗的執筆者溫柔且認真的墨瞳執拗地盯著他的雙眼。

  「等我。」

  他笑了笑,轉身朝著遠處煙霧繚繞的山林而行。

  「那是,約好了。」

  

  

  

  --也許哪次再來拜訪筆者宅邸,他不再單獨一人踏上路途。


  

  

  

TBC.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