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時

全職周葉【筆之海】1

► 滿粉點文  /  @米伯家 

► 蟲師PARO→ 執筆者周澤楷 蟲師葉修

► 應該有後續,想不出篇名,暫時參照蟲師二卷的筆之海篇

► 百日周葉001  

  

  

  

  

  青年躺臥在書堆之中,白紙上墨文蜿蜒攀爬,如陣圍壘熟睡之人。

  黑髮下白皙面龐難掩俊逸,集結了各樣美好。

  書室中歲月凝止,剎然即逝。

  

  「睡得可真熟。」

  「嗯,昨晚又通宵整理記錄了。」

  「腳怎麼樣?」

  「顏色淡了一些,好像還是疼得厲害,你也知道他不愛說這些。」

  「呵呵,要是會說他就不是小周了。」

  「也是。」

  

  淡淡的嗆鼻氣味,和記憶中的蟲菸草重合。

  青年迷糊地看著被突然坐起的他嚇著的蟲師,眼睛緩緩睜大後用力眨幾下,接著彎成愉快的好看弧度。

  「想你。」

  「……這孩子睡傻了嗎?」

  蟲師先生嘴裡的菸草搖搖欲墜。

  

  青年撐著拐杖,一步一步穿過長廊。

  蟲師跟在他身後,沒有試圖去攙扶,他很清楚青年並不需要這些。他被阻止點燃菸草後嘴巴便閒置下來,有時候說上幾句,適當地移動步伐陪伴青年走完全程。

  「最近還行?聽小江說你最近腳疼得厲害。」

  「嗯,還好。」

  「你是不是又長高了?」

  蟲師先生比了比兩人的個頭,每年來這兒拜訪,少年從青年一路抽高,其實早就超過他了。

  青年停下來,認真地比較他劃出來的高度差距,注意力被蟲師先生含著淡淡笑意的唇吸引過去。

  他像是發現了什麼寶物,眼神明亮。

  「剛好。」

  「哈?」

  疑惑沒有獲得解答的蟲師先生,一瞬間心頭戰慄。

  

  

  他們走進了收藏室,這裡小心保存世代筆者的完整紀錄,或舊或新的卷軸封印累世伴隨筆者的「蟲」。

  周澤楷同樣在這裡擁有一處放置他作品的空間,作為此代執筆者的擔子,輕易不能拋下──如同無法行動的右腳,歷代執筆者封印禁種之蟲的代價。

  這個讓他吃了不少苦頭的身分,他現在想著都不覺得辛苦了。多年前認識的奇怪蟲師,可就是為了借閱「蟲」相關的記載,找上了門。

  「上次已經把歷代看完了,該換小周你的部分啦。」

  奇怪的蟲師指尖點過大半的書櫃,挪到最新的那部分,抽出一本。

  周澤楷手心微微冒汗,想到要讓這人看自己寫的紀錄就莫名的緊張。

  同時還有期待與滿足。

  他們已經認識很多年,在執筆者的重責和行動的艱難差點壓垮年少的他時,尋到這裡的葉修看不過眼,用微薄的體力硬扛起他,在外頭野了一整天。

  兩個人累得攤平在草地上喘氣的時候,他都忘了要對這個莫名其妙的蟲師發脾氣。

  「小傢伙,等你好了,哥再帶你去看更多好東西。」

  那時葉修自己也不過及冠,難以形容的老成自信讓周澤楷悶聲笑了起來。

  他說,好。

  雖然葉修到後來才知道他拐帶的是重要的執筆者,被負責照顧周澤楷的諸人拒門在外,餐風露宿了兩日。嘴裡抱怨著,但早已習慣四處旅行的奇怪蟲師,仍耐心地等待,最後悠閒得踏進執筆者的住宅。

  「你要是長得難看一點兒,他們哪至於緊張成這副德性。」

  蟲師先生摸摸空空如也的口袋,會造成任何起火因素的物品都給搜走了,包括他的蟲菸草,整個人比露宿門口兩天的時候還沒精神。

  正說著,又瞅兩眼周澤楷,年輕的筆者拒絕旁人的攙扶,滿頭大汗地驅使拐杖,努力想靠自己的力量前進。

  葉修伸手幫他把劉海攏開,露出乾淨的眉眼。

  吶,還是這樣好看。

  他陪著他,緩緩走過長廊。

  每年如是。

  

  

  

TBC.  

  

寫文時,複習蟲師漫畫的大收穫。


銀古染個髮和葉神相似度麻吉高啊QQ手癢就改了台詞

大神求約求拐帶求扛上肩嗚嗚嗚嗚!!!!(醒醒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