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時

【全職】[周葉ABO-覓見] 12-14

!各種警告,詳閱!

全繁體。

此文包含以下屬性:

劇情為主採用的ABO設定,年齡操作,有點OOC,我流私設,有生子(但孩子為原作中人物,混亂的人物關係,混亂的時間條,大私心產物,可當原作平行架空那啥了,BUG很多。

  

文中不太解釋ABO此設定,老實說我不大擅長說明這東西。

  

!慎,不適請迴避!

   

再補充幾點:

 ※周(A)葉(O)年齡相近,小周待訓練營時,葉修還跟傘哥滿世界搶BOSS來著。

 ※說是ABO但H的成分不多,如上頭標的劇情為主

 ※雖然沒十年但葉修依舊早出道,依舊回家偷他弟身分證謊報年齡,依舊是個前輩,可以說是把他在嘉世的時間稍微縮短了。

 ※沐橙是兩人的娃,裡頭沒有原來的第一美女和最佳搭檔,倒是有小美女和最佳父女。

 ※傘哥依舊是遺憾的傘哥,這篇是周葉謝謝。

 ※本文受到皇飛雪大人的【韓張-不可說】啟發,不好意思艾特本人,只好這樣偷偷推文了。

  

  

  

上面長篇大論都佔了幾百字了,各種警告已貼出,看文看到生氣可別跑來抗議啊。

  

    

  

  

    

恭喜葉神得到了第四冠,恭喜全職完結。

也歡迎葉神回來。

漫漫榮耀,路還長著。

  

  

  

  

  

  

本子部分

灣家的同學想填印調或預購的走這: http://goo.gl/icvpYr

大陸的太太們想要的話也可以填印調的部分,在購買方式找找大陸通販的按鈕

有達到一定人數的話會委託代販的。

  

  

  

  

  

  

這次是出遊篇。

採用了 @折芳馨兮遺所思 伙伴兒說得一起出門玩意見。

雖然拖了一隊的電燈泡(?)

撒了點狗血劇情我已經盡量不狗血了(抹

用了五千字替小周解心結……既然已經很不ABO了就讓他們好好說點話吧(淡定

沐沐還在旁邊呢(想說什麼

  

  

  

  

  

  

  

  

  

  

  

  12

  墨藍厚重的水層,魚群破開流光,鱗片閃爍。

  巨大的黑影緩緩浮現,擺動尾巴,展開第十二圈周遊。

  葉修雙手插在口袋裡,隔著加強的安全玻璃和那條大鯨魚再度打了照面。一條條光紋映在他臉上,引起置身水中的錯覺。

  從周澤楷的眼中看過去,葉修沐在藍色水波裡頭,整個人鍍了層亮光。他不敢出聲,靜靜地凝視泡沫般透明的身影。

  葉修戳跑停在鼻子前好奇地打量他的小丑魚,側過身張望尋找理應回來的同伴,發現階梯走到一半開始發呆的周澤楷。

  「回來就喊一聲啊,我都盯著那條大魚游十幾圈了。老闆娘她們人呢?」

  葉修從地上一手拎一個包懶洋洋的挪過去,去排洗手間的主人們卻沒個影兒。

  「佔位,有海獅表演。」

  周澤楷幫他提了一個,想到興欣一群人去佔位置前,期待的沐橙不忘拜託他來找葉修,他不由抿出微笑──要是沒這乖巧得可愛的小姑娘他興許還在輪迴掙扎著要不要來找葉修。

  前幾天周澤楷上線用小號陪沐橙練級,她輕快地把後天葉修要帶她去海洋公園玩的消息告訴他,問:「叔叔要一起來嗎?小周叔叔能一起來嗎?」

  他笑了下,小姑娘開心得連問話都重複了兩次,結果耳機裡傳來葉修的聲音,似乎有段距離,周澤楷卻感覺到自己的耳朵在發熱。

  「嗯?妳說小周?行啊,找他一塊兒來吧。」

  不過講一句話而已,冷靜……周澤楷坐在電腦前,心跳打鼓似的震天響,用手敲了幾下也不消停。他沒能騙過自己的心跳,每一下都喧囂著想見葉修。

  打從上回告白完,周澤楷一直在尋機會再去趟H市。順利成為二連勝在手的男人以後,原想趁著夏休期找人,結果由興欣戰隊帶頭的BOSS爭奪戰如火如荼展開,各戰隊主力紛紛下海,他自然不能把輪迴擱著。

  所以周澤楷得到消息當下就心動了,隊友們得到消息後也振奮了。江波濤拍拍他的肩膀連行李都給他整理妥當,瞧那分量他都能在H市度過整個夏休期了。

  「隊長,拖住葉神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於是他就在這,和葉修兩個人在眾多想看海獅的小家庭中中尋找興欣一干人的位置。

  「人真多……」

  葉修被推擠得難受,頂著陽光又更不舒服了,在大水缸那裡看鯨魚游來游去十幾次也比現在強。原本他是打算整個暑假泡在戰隊準備上,出門都嫌懶的,但陳果不讓。

  興欣的老闆娘知道現在是分秒必爭的時刻,但要讓個孩子陪著他們整天悶在電腦前……多不健康啊!長歪了怎辦?為此強烈要求葉修找一天帶沐橙出去玩玩。

  老闆都發號施令了,大夏天的,葉修最想窩在舒適的冷氣房裡,但他承認小孩子是該多出去跑跑跳跳。父女倆商量好,很快就決定去有水有冷氣還有可愛極地動物的海洋公園。之後讓沐橙告訴他們周澤楷也要來,那幫子人居然率先擔心葉修居心不良把人家隊長拐帶跑,也不知怎麼弄的,變成全隊出遊了。反正就一天,葉修乾脆放遊戲裡那群草木皆兵的傢伙自個兒去提心吊膽,等興欣快樂踏青完再回來給心累的眾人找碴。

  「前輩!」

  周澤楷拉了一把差點消失在人群中的葉修,兩人扯扯走走的總算找到佔到前排位置的陳果等人。葉修很自然地把手從周澤楷的掌中抽回來,把提包還給美女們。

  「海獅好看到連包都不要了?」

  「欸、你瞧這麼多人,晚來就沒這麼好視野了!」

  陳果不是個能藏事的主,避開葉修的眼神,講這話時還有點結巴。

  葉修猜大概是沐橙和她說了什麼,不然怎麼會帶著一群老小跑出來看海獅賣萌,把隊長晾在那兒等周澤楷來撿。

  「要開始了!」

  接收到親爹意味深長的目光,沐橙跑到他們兩個面前眨著大眼睛,一手拉住一個,心滿意足地坐在他們中間。

  葉修坐下後,戳戳小姑娘,沒再計較。

  這時舞台上走出一名女性訓練員,相當有活力的和觀眾問好,現場的孩子都很興奮,在大太陽底下又叫又跳。興欣唯一的孩子只是抓著兩旁人的手玩,連後排想跳進大水池裡的包榮興都比她興奮,直到訓練員介紹海獅出場,她才指著水裡游泳的黑影扯葉修的衣服。

  「看!海獅!海獅出來了!」

  葉修摸了摸她的頭,懶懶地瞇著眼哦哦的應聲。三隻海獅帶著水花跳上平台,濕涼涼的身體讓他看著挺羨慕。牠們出場全場就更熱烈了,一會跳圈,一會頂球,一會又喔嗚喔嗚的唱歌,沐橙看得起勁,笑聲沒停過。

  「前輩、不舒服?」

  周澤楷小心地防著沐橙從椅子上滑下去,卻發現葉修人好像不在狀態上。

  「……嗯?喔,沒事,天氣太熱,待慣冷氣房一時沒緩過來。」

  葉修揉揉被太陽曬得發昏的腦袋,喝了幾口周澤楷遞過來的冰水,才感覺好些。

  「好~我們現在要請小朋友們上來和可愛的海獅們玩遊戲喔!會是哪三個超級幸運的小朋友呢?」

  訓練員開始最後的壓軸節目,和可愛動物近距離接觸的機會別說沐橙,就是旁邊的陳果和唐柔都有些躍躍欲試。

  「想去?」

  「想!」

  周澤楷把沐橙抱起來,放在肩膀上,孩子輕呼一聲笑了起來。這畫面挺好,葉修拿著陳果塞來的相機幫他們照了一張。

  位置靠前長相又出色的一大一小瞬間變得超級顯眼,訓練員想不注意都難。

  「第二排粉紅衣服的小妹妹,就是妳了!請和爸爸一起上來唷!」

  於是葉修站起來把沐橙接過去,周澤楷面露擔心。

  「前輩……」

  「沒事沒事,我帶她上去啦,你要是被認出來可就麻煩了。」

  「我會看好葉修的。」

  沐橙牽著葉修的手幫腔,得來一記輕彈額頭和周澤楷的笑容。

  三組小朋友上台後訓練員各給了不同顏色的球,無非就是把球扔進水裡玩你丟我撿的遊戲,然後讓孩子親自給海獅餵魚獎勵,最後再來個濕淋淋的親吻作紀念。葉修雖然讓陽光照得眼昏,仍留了心眼看著沐橙的安全,相機時不時喀擦幾聲。

  沐橙站在海獅旁邊開心地朝他招手,他們是最後一組拍照的家庭,台下的觀眾已經慢慢散了,葉修把相機交給訓練員後走向她準備一起合照。

  還差半步,背後就毫無防備地被撞了一下,整個人往前倒。

  「嘩啦──」

  葉修只知道下一秒滿眼水花,浸在冰涼涼的水中讓昏沉的腦袋一度怠惰,恍神間緩緩沉落。

  涼快多了……

  沐橙在一片水波裡找不到葉修的身影,慌得眼淚都快掉下來,訓練員趕緊先把她從池邊抱開。

  「爸爸、爸爸沒有起來!」

  訓練員心疼地安撫幾句,轉過頭就有人從她面前衝過跳進水裡救人,懷裡含著眼淚的小姑娘傻傻地看著再度撲騰起來的水花。

  「那是小周叔叔……」

  

  

  

  

  13

  周澤楷一入水,葉修蒼白的身影立刻映入眼簾,就像在大玻璃前那樣透明虛幻。

  前輩。

  他向前游去,撈住了葉修往下沉的身軀。

  前輩。

  碰觸到的體溫和沁涼的水相比高熱得嚇人,他把葉修抱好,迅速地上升破出波光粼粼的水層。

  頓時甜香四溢。

  周澤楷恍若未覺,把葉修帶上岸以後就進行急救。沐橙跑到他們旁邊,不哭不鬧,緊緊捉住葉修的袖子。

  在葉修悶哼著把水咳出來時,陳果帶著方銳趕到看台上,把剛才工作人員遞來的毯子讓兩人裹好,葉修的信息素一散出來,只有他們不容易受影響的Beta能夠靠近,周圍體質比較敏感的Alpha和Omega都已經盡量帶開。

  「周隊,還是我們來比較好……」

  陳果緊張地看著他,深怕有個萬一,周澤楷是個Alpha吧?怎麼能淡定成這樣?

  周澤楷搖頭,直接抱起還沒清醒的葉修,沐橙拉著他褲管,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挪到休息室裡頭,完全讓上來準備揹人的方銳毫無用武之地。

  方銳摸摸下巴,陳果喊了他兩次才小跑跟上。

  「老闆娘妳說,咱們要是讓周澤楷把老葉給收了這是在造福呢還是造孽啊?」

  陳果沒功夫理他,把方銳趕去給外面的喬一帆等人打電話,才趕緊進了休息室。葉修的信息素正一點一點的加重,誘人的甜味進入鼻腔後便盤桓不止。

  駐園的醫療員收到通知過來診斷,告訴他們落水的緊急處理不錯,只需注意保暖,至於信息素失控是身體在適應不同壓力的環境下所引發,只是短暫的徵狀,吃了抑制劑休息休息即可。

  沐橙知道葉修沒事以後,幫著把濕衣服換掉,找出應急的抑制劑混水餵下,擰了冷毛巾蓋在葉修額頭上,這些步驟都是葉修預防萬一教給她的。

  「小周叔叔,不舒服可以先到外面等,有我和果果在呢。」

  她拉了拉換好衣服的周澤楷,遞了一杯溫水讓他吞抑制劑。後者揉揉她的髮,堅持留下。

  周澤楷並非全不受影響,把葉修抱進來以後他的意識就被醇後的酒香勾得在著迷與清醒之間搖擺,久違又陌生的Alpha天性慫恿著他征服眼前的Omega。

  他理應迴避,心悸和相似的氣味卻讓他動不了身子。

  好像只要離開就會錯過什麼。

  周澤楷無意識地擺弄著葉修的手指,眼神沒有焦點。陰暗的巷道浮現在腦海裡,清晰得讓他發慌。

  方銳打完電話回來看到的就是周澤楷守在葉修旁邊無神的畫面。

  「不是吧?換作別人早撲上去吃抹乾淨啦!周澤楷不會是那方面不行吧……唉呦!」

  「正經點!」

  陳果為了沐橙的身心發展巴了他一掌。

  「老實說周澤楷這模樣真癡,嘖嘖,怨婦似的,真該讓其他人看看。」

  看著方銳摸摸頭後拿出手機拍照,陳果後悔了,她要帶也該帶莫凡來的。

  葉修在換第三次冷毛巾時醒了,感覺到過晚服下抑制劑加上落水後身體裡冷熱交織的兩股溫度,很難受,而自己的右手則暖得詭異。他試圖移動,無力得緊。

  「前輩……」

  兩個字就像開關,感官恢復功能,周圍的氣息頓時一湧而入,尤其屬於Alpha的信息素被放大了好幾倍,葉修還處於混沌狀態的腦袋更亂了。

  「醒了嗎?怎麼樣?……周隊!你先離開點!」

  察覺到葉修不太對勁的陳果臉色大變,於是周澤楷被趕到了角落去,只能可憐兮兮地努力探頭。

  「葉修……葉修……」

  沐橙抓著他的衣角毫無預警地掉起眼淚來,淚水滴在葉修手背上,把所有的雜念都趕跑。葉修唯一想得到的便是伸手環著小小的姑娘,讓她趴在自己懷裡,一遍遍安慰。

  「我在呢。」

  興許是終於感到安心,沐橙哭著哭著就睡著了,葉修無奈地看著自己的衣服又濕一片,方銳抽幾張衛生紙給他。

  「丫頭被你嚇壞啦,海獅都能暗算你,你還是老葉嗎?」

  「是啊,你們是不是該反省下,一隻海獅竟然能做到你們辦不到的事。」

  葉修面露痛心。

  於是瀕臨發作的方銳也被趕到了角落去。

  「你沒事就好,是周隊救了你,把抱你進來的。」

  陳果和他敘述經過,她還是想不通周澤楷怎麼有辦法做到接下來的動作,連葉修臉色也有些古怪,和角落的周澤楷三人對望了一陣。

  「老闆娘,讓我和小周單獨說說話。」

  陳果遲疑得不敢答應,知道他不會胡來,才說和方銳在門外等。沐橙即便睡了仍黏葉修黏得緊,索性就把她留著。

  「小周。」

  葉修等到門關上以後喚了聲,看著周澤楷想靠近卻又有些猶豫的樣子。他指了張椅子,在目測後可以接受的距離。儘管並非發情期,他沒敢讓兩人靠得太近。他撥著孩子軟軟的瀏海看向周澤楷,雖然身體仍在發軟,意識卻清明許多。

  「這次真謝謝你。」

  周澤楷彎起唇微笑,卻又像想到什麼無精打采起來。

  「前輩……」

  「總不會要我以身相許吧?」

  葉修笑道,這種兩人獨處的相似場面沒多久前才發生過,他記的很清楚這個後輩在說出喜歡時,自己花了多大的力氣才說得出話來。然而這次他是另外有目的的。若非如此,他也不會答應沐橙找周澤楷來H市玩,培養培養感情順便看看能不能把心結給解開。

  周澤楷專心打季後賽的期間,葉修把兩個人的關係又順了幾遍,周澤楷告白完後表現出的樣子讓他相當在意。蒼白的神情裡洩漏出對「那一晚」產生的迷惘和愧疚,還有害怕被他討厭的恐懼。

  現在身體的突發狀況反倒給了他機會,葉修接著淡定的思考對方沒有順應生理天性對他下手的原因。隨著成年狀況穩定下來以後,他的信息素產生些微的改變,但不到讓人認不出來的地步。周澤楷的反應和正常Alpha相比卻顯得太過具有自制力。

  總不會過了幾年自己的吸引力就這樣磨滅了吧?還是第一次讓他產生了心理陰影?

  想到這裡,葉修朝魂不守舍的周澤楷揮揮手。

  「喂喂,難不成真的在考慮?」

  「嗯?不是……」

  周澤楷在葉修的注視下慢騰騰臉紅,內心刷起被發現看著對方發起呆的羞窘感。真的要以身相許的話他也……

  葉修錯愕的看著周澤楷用力捏自己一把,那力道旁人都替他感到疼痛。然後臉上頂著紅印子的周澤楷鎮定地解釋。

  「在想事情。」

  「……想什麼需要這麼用力?」

  葉修挑起眉,他都心疼那張俊臉了。

  他斟酌半晌,對找不到說詞的周澤楷又問了一句。

  「還是,我讓你想到了什麼?」

  周澤楷的身體顫了下。

  ──那個他想找到的人,那個被他放在記憶深處的秘密。

  他緊抿著雙唇,用力眨了眨眼睛,視線仍舊模糊。

  

  前輩、知道了?

  

  

  

  

  14

  當你和一個人告白以後,心裡還裝著曾經和你發生過關係的另一個人。不願隱瞞,卻又害怕他知道以後厭惡或者失望的表情。

  突然你發現他好像都知道了的時候。

  該怎麼辦?

  周澤楷被恐慌緊緊綁著,雕像似地杵在那兒。

  怎麼辦?  每個夜晚佇立在巷口的空洞。

  怎麼辦?  每個夜晚守在電腦前的期待。

  ……    聽聞葉修追求者日漸增多的心慌。

  ……    告白之後欣喜和愧疚交雜的混亂。

  他用力吸了一口氣。

  滿滿的甜酒香。

  好不容易找回知覺的身子又僵住了。

  「前、前輩……」

  葉修離他很近,近得他的臉都貼在葉修肩膀上了。

  很輕易就能捕捉到耳邊淺淺的嘆氣。

  「還以為你像老馮一樣犯了什麼毛病呢。」

  周澤楷傻愣幾秒,剛要動就被摁住。

  「就這樣說話唄,萬一你怎麼了哥才好幫你人工呼吸。」

  葉修攬著他的肩膀,輕輕笑著。像他這樣強抱Alpha的Omega世界上能有幾個?雖然光站著都有些勉強。

  周澤楷唔了一聲,乖乖地坐著,手臂抬起來剛好圈在葉修腰部的位置。有些小聲音在蠱惑他,他用力眨眼克制自己,聞著犯規的酒香,低低的喊著前輩。

  「你再不說,老闆娘他們就要衝進來了。」

  葉修仗著姿勢看不到無辜眼神,捏捏他,要他注意點兒把握時間。

  周澤楷靠得更緊了,藉由熱起來的體溫尋求勇氣。

  「我……」

  他組織開頭,用有些斷續的方式,貧脊的文字表達纏在他身上許多年的夢影。  他知道葉修很認真地聽他說,指尖輕輕揉著他的後頸鼓勵他。

  努力把事情完整說完,他把自己埋在葉修身上不想起來,假裝沒感覺到葉修捏他那幾下。

  「怕什麼?這不都好好說出來了嗎?」

  周澤楷蹭了幾下,葉修笑他這麼大個人還像沐橙一樣撒嬌,也只是被變本加厲地摟著。

  「你上次刻意繞遠路是想避開那條巷子?」

  「嗯。」

  「小江在群裡比隊長健康的散步習慣也是這個?」

  「嗯。」

  葉修忍俊不住,拍拍他,把該問的一併問清楚。

  「小周,你找到那人的話想做什麼?」

  周澤楷動了動,有些不安。

  「道歉……問他,過得好不好。」

  「他要是說不好,要你負起責任娶他怎辦?」

  這次的沉默長了點,終歸還是組織出答案。

  「有喜歡的人,不行。」

  葉修的手輕輕地抖了一下,沒有再問,周澤楷反而緊張起來。

  「失望?」

  他把手臂收緊了,語氣慢顫卻比方才更加堅定。

  「喜歡前輩、所以……不能答應。」

  「只有這個做不到。」

  周澤楷話尾隱沒,他很清楚地知道喜歡和愧疚不能混為一談。

  葉修想回點話開開玩笑,像是「我還沒說喜歡你呢」或者「小周這樣道歉的誠意不足啊」……但他一動唇,率先溜出口的卻和那些都沒有關係。

  「不是你的錯。」

  已經可以了。

  葉修撥弄著周澤楷的髮旋,以兩倍的方式被記在這個後輩的心裡,這樣就夠了。

  這麼老實讓人怎麼欺負。葉修暗嘆。

  「小周……」

  「老葉你們……哎!有孩子在呢!你們注意點影響啊。」

  敲門和開門同時進行的方銳正好趕上,用真誠的雙眼看著脫力的葉修和抱著他的周澤楷。

  還有瞇著眼裝睡和他打暗號的小沐橙。

  

  

  

  

TBC...

  

评论(40)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