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時

【全職】[周葉ABO-覓見] 9

!各種警告,詳閱!

全繁體。

此文包含以下屬性:

劇情為主採用的ABO設定,年齡操作,有點OOC,我流私設,有生子(但孩子為原作中人物,混亂的人物關係,混亂的時間條,大私心產物,可當原作平行架空那啥了,BUG很多。

  

文中不太解釋ABO此設定,老實說我不大擅長說明這東西。

  

!慎,不適請迴避!

   

再補充幾點:

 ※周(A)葉(O)年齡相近,小周待訓練營時,葉修還跟傘哥滿世界搶BOSS來著。

 ※說是ABO但H的成分不多,如上頭標的劇情為主

 ※雖然沒十年但葉修依舊早出道,依舊回家偷他弟身分證謊報年齡,依舊是個前輩,可以說是把他在嘉世的時間稍微縮短了。

 ※沐橙是兩人的娃,裡頭沒有原來的第一美女和最佳搭檔,倒是有小美女和最佳父女。

 ※傘哥依舊是遺憾的傘哥,這篇是周葉謝謝。

 ※本文受到皇飛雪大人的【韓張-不可說】啟發,不好意思艾特本人,只好這樣偷偷推文了。

  

  

  

上面長篇大論都佔了幾百字了,各種警告已貼出,看文看到生氣可別跑來抗議啊。

  

    

  

  

    

七月台灣全職場報到攤了,真真正正沒後路可耍賴(頹廢)

封面和特典都準備好了,就差正文......

呵呵。  

  

  

  

  

  

樓上說的都是真的,愚人節不在我的節慶範圍內(笑哭)

一樣是一章,本該接在8後頭的,直接接10挺怪,所以就獨立發布了。

有點凌亂,本子內文還會再修的。  

  

  

  

  

  

  09

  他在幾年前的全明星賽上認出了周澤楷。

  那時葉修藏在後台不露面,還把門關起來阻擋大雜燴交融的信息素,邊想著托給別人照顧的沐橙觀看台前轉播。

  轉播電視裡將出列的選手們一個個打了特寫,能選入全明星賽的都是老熟人了。至於偶爾帶到的新秀群外表出色就很容易從隊伍裡脫穎而出。葉修注意了兩眼,不論對手是個什麼樣子,坐到屏幕後,全都一樣。

  就是有些瞧著眼熟,記憶卻拴緊了沒有任何名字能夠符合,葉修偷抽著菸搜刮腦袋裡的印象,前台的工作人員已經來敲門了。被迫聽人念叨賽場內不准抽菸,掐掉那丁點火光,被新秀點名的葉修無奈地拖拉鞋子出門,經過工作人員身邊時停了下來。

  「你剛才都在前台那邊?」

  他得到肯定的答覆,感知很清楚的分辨工作人員在台前走動時沾染上的不同氣味,而有股不膩的牛奶香特別引他注意。

  沒這麼巧吧?葉修鼻腔裡滿是那股味道,心突突地跳。一直到鑽進操作台,他才平靜下來,抹乾手掌薄汗。屏幕中準備好的馬甲號站定後立即衝出,把視角裡反應不及的戰鬥法師胖揍一頓,那股子衝勁直把新人們給唬住了。

  葉修懶得去管主持來賓會說什麼,但他確實覺得好些,至少這樣的表現能讓接下來新秀在玩點點名的時候可以收斂點,別淨是挑他出場。

  順利地和韓文清交換,他再度溜回休息室裡頭,仔細打量轉播裡的後輩們。

  那其中的一個,就是他當年拋下的陌生人。

  他想起暗巷裡漂亮的黑眸和甜甜的牛奶香,溫暖的體溫和……葉修拍拍自己的臉,制止自己繼續回憶。

  牆上的電視傳來一陣歡騰,台上站著個俊俏小子,看來還不太習慣這麼大場合,縮著肩膀面對麥克風靦腆靦腆的微笑。女粉絲們扯著嗓子尖叫鼓掌,饒是隔著螢幕葉修也不由得退步,用手指頭堵住耳朵。

  不用介紹他都知道這個超級新人叫周澤楷了。

  主持人簡單說兩句控制場面,隨即麥克風就遞到周澤楷面前。

  「挑戰……葉秋前輩。」

  他回答得很小心,每個字都斟酌過才從嘴裡放出來,然後迫不急待地將麥克風還給主持人。那副避之唯恐不及的樣子逗得葉修都快笑出來了,挑戰賽早過兩輪,他走進後台通道和王杰希換位。

  配合新秀的角色等級他拿到另一個戰法馬甲,這回他沒有直接衝出去,以正常的效率揮舞戰矛把神槍手的血條清空。新人的資質挺好,除去不可避免的欠缺經驗,葉修有點期待,過幾年後兩個人再打一場鐵定過癮。

  周澤楷這個人他是記下了。

  有時候葉修都覺得命運太眷顧他了,好事壞事都要給他摻合著來上一點。過去就罷了,現在也是。

  他在後台走道上遇到周澤楷,帥哥新秀對著帳號卡在發呆,葉修以為他輸掉比賽打擊過大,還沒走近濃醇的奶香味兒就飄過來,往前走的步伐怎麼也抬不起來。

  沒這麼巧吧?葉修起了一層雞皮疙瘩,腦袋暈呼呼的。總覺得過了很久,台前傳來自己的名字,他幾乎是用逃的躲回了操作席。

  「葉神?」

  工作人員看他在喘大氣,遞了水杯過去。他灌下半杯,俐落地登入帳號卡。

  「沒事,開始吧。」

  他把專注力都放到了挑戰賽上,就是蘇沐秋剛走那會兒他都能繼續打遊戲了,現在這又算什麼。認真應對的結果就是一個個後輩像打了雞血似的,葉秋葉秋點個沒完,愣是把他給釘在比賽席裡頭。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葉修一矛桶死眼前的劍客,趁著榮耀兩個大字還在閃耀的時候,跟工作人員打了個需要小解的手勢。

  於是他果斷選擇落跑了。

  後頭追過來的牛奶糖味只是讓他跑得更快而已。

  

  

  葉修把沐橙領回來,玩了半晌就把她哄睡了,估計全明星周的第一天才剛要結束。他躺在床上,開始理清思緒。

  他就在想,想那雙眼睛怎麼就特別熟悉。

  怎麼就這麼巧?那個人不僅玩榮耀,還個是職業選手,參加了全明星賽,連挑戰都找上他。

  他還沒浪漫到去感嘆這叫命運的安排,葉修整條手臂壓在臉上。記憶串聯起來關也關不住,在腦海裡蒸騰。

  想到浸染全身的甜味,冰冷的暗巷,交疊的體溫,可以把人溺死的快感和恐懼。想到才華洋溢的神槍手,昏暗中漂亮的側臉,傻傻看著帳號卡的姿勢……挪開手,天花板那盞發出昏黃亮光的小夜燈有些札眼,一分鐘後他眨了眨眼。

  要告訴他嗎?葉修把小姑娘伸出被窩的胳膊輕輕放回去,拿了菸盒到陽台上去。然後呢?周澤楷會怎麼做?

  葉修認真地考慮若是說出口,對他們彼此的生活所造成的影響。他還不認識周澤楷這個人,現在有沒有女朋友、喜歡不喜歡孩子、對那意外的看法……知道真相以後把孩子帶走的可能,或者因為罪惡感勉強一起生活的機率。

  然後的結果有這麼多,卻沒一個他有把握以及滿意的。

  如果並非心甘情願,三個人硬是湊一塊兒也沒意義。

  葉修抽完菸,笑了笑轉身回到房裡。

  那就賭一把唄,給你個機會。

  「今天打得不錯啊,你叫小周是吧?以後會更強的。」

  他在黑暗裡看著發亮的螢幕,自己那條對話送出後立刻顯示對方正在輸入的提示,等到回應時葉修已經快睡著了。敢情你剛才輸入到一半也睡著了?他盯著得來不易的四個中文字加兩點一彎表示無奈。

  也罷,他有的是時間等,離沐橙問她從哪裡來的年紀還有段距離呢。

  

  

  「然後什麼?你就這樣什麼都不做?」

  陳果把水杯洗好放回去,她剛才想通葉修的顧慮,卻受不了當事人無所作為。以前的她和沐橙的處境太像了,禁不住就會把自己投射過去,曾經偷偷地渴望家庭缺失的那一塊,於是希望自己喜愛的這個小女孩能夠擁有。

  葉修把圖畫重新捲好,等陳果走到門邊便把日光燈切換成夜燈模式,半昏黑的環境裡他順利地找到自己和沐橙的房間,握住門把。

  沐橙還很小,到現在還會踢被子、挑食、耍賴。

  可是她懂,懂他在等待,陪著他。覺得寂寞的同時也怕他寂寞,纏著他撒嬌,說想看他打榮耀、塞娃娃在他手裡過家家。長到現在,關於生父的事卻什麼也沒問,要不是自己跟她說周澤楷玩神槍手的事,圖畫空白的地方估計就不會被她補上了。

  她懂,所以他更應該等,為了沐橙也為了他自己。

  「老闆娘,我在等他喜歡上我。」

  他要的結果只有兩種。一個是他繼續和沐橙過生活而周澤楷什麼都不知道;另一個是等到周澤楷喜歡上他,讓所有事情坦白。

  葉修不否認,他還挺喜歡那股奶糖甜味。

  

  

  

  

TBC...  

    



评论(23)
热度(152)